兵强马壮的大辽王朝怕什么?符彦伦是怎么吓走辽兵的?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符彦伦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在皇甫遇与辽兵交战的时候,有一名士兵杀出重围,成功将消息传递到相州的大营。

  听到消息,有一员军将转身出营,召集部下,要前去救援。此人是安审琦。

  九年前,安审琦曾经跟杨光远一起密谋刺杀张敬达,虽然安审琦最后被张敬达的大义凛然所打动,放弃了行动,但在求生的欲望之下,他选择了沉默,听任杨光远将张敬达的脑袋砍了下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怯懦带来的耻辱从来都没有散去,今天,是重拾军人荣誉的时候。

  刚要出营门,有人突然叫住了他。

  “安将军不要轻举妄动!”

  说话的是张从恩,张国丈一辈子没打过恶战,这一趟也准备走形式,好等着自己的皇帝女婿病好了出来交班,哪里想到碰上这么棘手的事情。

  现在,去救要担军事风险,不救,又要担政治风险。但张国丈不愧为耍无赖闻名的人,拦住安审琦后,马上抛出了一套理论:

  “报信的人不能轻易相信,万一是辽兵设套呢?再说,辽兵人多,就算全军去救,也无济于事。”

  选择再一次回到安审琦身上,与怯懦为伍,可以保全性命,与尊严同行,就要押上自己的性命。

  想了一会,安审琦给出了选择:

  “成败,这都是命,就算救不出来,不过是丢掉这条性命,要是失去二将,将来有什么面目见天子?”

  不等张从恩回答,安审琦领军出营,那一天的黄昏,安审琦的骑兵踏乱尘一片,血红的残阳照耀着晋朝的军旗。

  很多时候,中原的兵马对辽军的骑兵心有余悸,但实质上,两军对垒是麦秆打狼两头害怕,此时,最重要的不是比较两军的实力,而是唤起内心深处的勇气。

  围杀了一天的辽兵已经到了体力精神上的极限,当安审琦的骑兵无所畏惧直面而来时,他们所望见的是四面腾起的乱尘以及后面搞不清数量的兵马。

  辽人的信心在这一刻崩溃,纷纷撤军而去。

  安审琦突然出现的效果不只救下了皇甫遇们,还达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效果,这一天,惊惶失措的辽兵向坐镇邯郸的耶律德光报告了这个耸人听闻的消息:晋军已经全部杀过来了。

  那会,耶律德光刚脱了衣服准备睡觉,听到消息,连忙穿好衣服,决定加班跑路,一直从河北邯郸跑到鼓城(河北晋县),两地相差三百多里地,耶律德光硬是披星戴月,马不停蹄跑开安全距离才放下心来补一下美容觉。

  与此同时,张从恩也下了撤退的命令。

image.png

  根据皇甫遇的报告,张从恩总算搞明白了,这一次辽军又是七大舅八大爷的倾国而来,据本人查阅张国丈的档案,他全权指挥大战还得追溯到当年领导街头少年打群架,让他指挥晋朝大军与辽军决战,这不是大姑娘上花桥头一回,而是大姑娘上山寨死一回。

  张从恩召开大将会议,分析了当前面临的情况之后,做出了撤退的决定,当然,在座的各位都比他资格老,战功大,张国丈的面子也没多少人卖,但张从恩也不搞表决,宣布之后,领着自己的兵马就先开溜了。

  领头的都跑路了,大家留着也不现实,于是,纷纷点起兵马,跟着就向南走。

  大军一走,最苦的是相州留后(代州长)符彦伦,各位领导在他的家门口跟辽军打得热火朝天,却一拍屁股就走了,要是辽兵回过神,杀回来搞个打击报复,上哪找政府请大军替自己做主去?

  当然,张从恩也挺厚道,专门留了五百兵留在相州守安阳河上的安阳桥,并对符彦伦寄予厚望,希望符大人发挥主观能动性,用四两拨千斤的技术挡住辽国大军。

  安阳桥,夜。

  天气很冷,但也许守桥的五百士兵的内心更加寒冷,他们已经接到命令,大军已经离去,他们却被留在这里留桥,基本上,这是一个死亡任务。

  在执行命令的天职与生存的欲望之间,五百大兵的内心正在动摇,在不安的心情下,五百大兵等到了四更,此时,远处跑来一个打火把的人,跑到后,这个人大声招呼。

  “整队,回城!”

  五百大兵大松了一口气,连忙跟着来人回到了相州城。

  临时将五百将士调入城的人正是相州留后符彦伦,那一个晚上,符彦伦并没有睡觉。在府内摇晃的烛光中,符彦伦感受到这个寂静夜里潜藏的不安,最终,他下了弃桥守城的命令。

  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及时的命令,就在五百守兵撤走后没多久,天亮时分,辽军的数万骑兵就出现在安阳桥之北。

  当然,这一部分辽军的头目并不是耶律德光本人,耶律统帅正在鼓城补觉,率兵列阵的是赵延寿

  赵延寿先生相当敬业,来了后立刻排兵布阵,准备发起攻击,可等了许久,也没看到对方有什么举动,再一打探,安阳桥上连个收费站都没有,更别提守兵了。

  再探!

image.png

  狐疑的赵延寿又下了命令,探子回报,相州城上战鼓震天,彩旗飘扬,城上守兵林立。

  有险可据的安阳桥没有任何人守,城墙不高的相州城内却士兵齐整。

  面对着这一冷一热,赵延寿陷入了深深的困惑当中,赵先生是中原出去的高材生,对祖国的文化也有过研究,很容易就在史册里找到了相似的案例,眼前空荡荡的安阳桥不就是空城计的翻版?

  必定有诈!

  为了争取早日帮助主子耶律德光战胜中原,从而成为石敬瑭第二,眼前就是有坑也得跳,在疑神疑鬼了一个早晨之后,赵延寿下令渡河。

  当然,以赵延寿先生的胆量,他也不敢去攻相州城,于是,赵延寿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绕过相州南下。

  看着辽军大军放过相州南下时,城内的军民紧绷得神经松弛了下来,无论怎么样,城是保住了。可没等他们庆幸多久,神经又开始崩紧。

  第二天,赵延寿又回来了,这一次还不是路过,到了相州城下,赵延寿集结骑兵列阵,做出发起攻击的准备。

  城内一片惊慌,这一回是跑不掉了,只要辽兵一进攻,相州城内空虚的防守就会瓦解。

  接到情报,符彦伦登上了城楼,望了望城外的辽军,一脸不屑,转过身下了一个判断。

  “大家不要怕,敌人这是要跑路了。”

  众人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明明对方已经摆好了架势,马上就要进攻,怎么是跑路呢?但事到如今,也只好相信面前这位留后是不是留了什么杀手锏。

  事实上,符彦伦并没有什么杀手锏,他有的只是一颗大心脏跟准确的判断,现在该介绍一下符彦伦的家庭背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