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国有哪些有名的军队?铁浮屠、拐子马、忠孝军金国的兵种是怎么变化的?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金国军队的变化,希望对你们能有所帮助。

最强的重骑兵,下马步战时亦是所向披靡。如初唐在诺真水之战中下马死斗的唐军甲骑,索拉孔之战中结阵抵抗萨珊波斯人的拜占庭铁甲骑兵,百年战争中临万马不退的英格兰步战骑士。

而女真金国之所以能在短短十余年内摧破大辽,南破汴京,横扫宋辽两大帝国,正是因为他们拥有步骑皆精的高素质具装铁骑。

金国重骑兵综论

在女真金国刚刚崛起的时候,由于马匹的缺乏,女真人确实以步兵为主,如著名的出河店之战就是凭借强悍的步战能力以少胜多。但作为渔猎民族的女真本身有养马传统,且生活在东北平原地区,农耕技术强于游牧民族,对马匹往往采取圈养方式,以黑豆等粮食喂马,马匹平均质量较高。

在北宋初年,宋太祖赵匡胤就认为女真马是战马中的极品。显然出产于东北苦寒之地的女真骏马,虽然产量不高,但质量出众,适合作为具装骑兵的战马。

image.png

入主中原之后,女真人极为重视马政,并大量吸收契丹人参与马政体系。同时,金国也从蒙古高原和西夏收购战马补充储备,其巅峰时代,蓄养战马多达47万匹,竟与唐开元盛世时代持平。

金国具装骑兵几乎是南北朝到唐具装甲骑的复活,不管是装备还是格斗能力都远胜之前宋辽夏三国的重骑兵。他们重视冲锋,弓骑兵则常以破甲能力很强的重箭“震荡射击”为冲击骑兵掩护,而较少用于袭扰,“弓矢亦不妄发”。

女真铁骑的纪律性也是超越当时的,“虏流有言曰:『不能打一百余个回合,何以谓马军,』盖骑善乎往来冲突而已。遇败亦不散,走则逐队徐徐而退”。南宋名将吴璘就曾对对手做出如下评价——“璘与先兄束发从军,屡战西戎,不过一进却之间,胜负决矣。至金人则胜不进,败不乱,整军在后,更进迭却,坚忍持久,令酷而下必死,每战非累日不决。盖自昔用兵,未尝见胜之之道,非屡与之角者莫能尽知”。显然,女真骑兵得到的评价远高于西夏骑兵。

此外,金军也有骑兵下马作战的传统。

《金史·完颜挞懒传》:遣挞懒与阿里刮将兵二千往拒之……闻宋兵十万且至,会宗望益兵四千,合击,大败之。其卒二千,阵而立,驰之不动,即麾军去马击之,尽殪,擒其将石瑱而还。

这里金军6000人对抗号称十万的宋军,但其中有战斗力的不过2000重步兵,其余皆一击即溃。6000金军冲击宋军不动,于是骑兵下马步战,发挥出兵力优势,将2000宋军重步兵全歼。

金国的具装骑兵擅长骑枪冲锋,骑矛一般不超过一丈二尺,在注重冲击时也不偏废格斗。但也有极少数勇士的骑矛能长达二丈。他们的副武器包括直刃马刀、硬棍、链枷等,可以用于敌人逼近时搏斗,也适合攻击贴近的敌军步兵。

铁浮屠

铁浮屠最早在宋方记载中出现,是以攻城兵的形态,又叫做“铁塔兵”,因此有时会被误认为是重步兵。但实际上金国缺乏专业化的步兵,其精锐步兵都是由骑兵兼职的。

image.png

《顺昌战胜破贼录》提到完颜宗弼麾下有3000精锐牙兵,号“扢叉千户”,从读音上看正是阿骨打创建的禁卫部队“合扎猛安”。显然,“铁浮屠”正是金国最核心的武装力量“合扎猛安”。

在顺昌之战中,铁浮屠战士,“被两重铁兜鍪,周匝皆缀长檐,其下乃有毡枕。三人为伍,以皮索相连。后用拒马子,人进一步,移马子一步,示不反顾”,这是步战的状态,放在军阵中央发挥其强大威力。“兜鍪极坚,止露两目,所以枪箭不能入”,头盔和铠甲之间以毡枕结合,没有一丝缝隙可趁。

铁浮屠在步战中“三人相连”的作战方式,往往被讹传为“连环马”,实际上将马连起来作战并不现实,但如果是步战则有助于维持队列,“堵墙而进”,如同铁壁一般。

在郾城、颍昌等战役中,铁浮屠则作为中央骑兵正面冲击,威力惊人。虽然被岳家军的背嵬骑兵击败,但宋军也损失惨重,如杨再兴等岳家军大将就战死于颍昌之战。

由于装甲太重,铁浮屠往往不会一开始就投入战斗,而是在关键时刻才投入战场,“战酣然后用之。自用兵以来,所向无敌”,在顺昌之战与郾城之战前,赫赫有名的“合扎猛安”也确实没有遭到过败绩。

拐子马

拐子马与铁浮屠合称“硬军”。范仲熊《北记》记载——以仲熊所亲见,粘罕寨有兵五万人,娄宿孛堇寨有兵万人,皆枪为前行,号曰硬军,人马皆全副甲。

这里说的是这六万军队中的前行军,不是六万金军的全部,约在2.4万左右,他们都拥有人马披甲。当然这只是金军西路军,因此金国举国的硬军要多于此数。

拐子马的装备是“甲止半身,护膝微存,马甲亦甚轻”,他们防护逊于铁浮屠,较少下马作战,但同样拥有可观的步战能力。比起铁浮屠,拐子马使用弓箭的频率要高得多。

在有铁浮屠参战时候,拐子马往往放在两翼,起到辅助作用,“以铁骑为左右翼,号拐子马,皆是女真充之”。但面对实力不够强的对手时,拐子马也能独力作战。如在宜水之战中,金国名将完颜娄室就通过后撤而后伏击的方式,以1000骑击溃了号称多达3万的西夏军,并在援兵协助下将对手予以重创,从此战中完颜娄室麾下骑兵的机动性来看,他们应是中等装甲的骑兵。

无论是铁浮屠还是拐子马,对于宋军来说都是难以应付的劲敌,令宋人为之胆寒。惟一能够在野战中大败金军铁骑的南宋名将岳飞,凭借的也是先用精锐的背嵬军骑兵与之对冲,化解金军骑兵的机动性,然后步兵“持麻扎刀、提刀、大斧,与贼手拽厮劈”的战法才能奏效,深切证明了面对金国重骑兵这样的优质铁骑,只能同样以重骑兵应付。

image.png

岳飞大破拐子马

金国军队的步兵化

女真金国早期如同帕提亚帝国一样属于典型的骑兵军事帝国,缺乏专业化的步兵,“间有步者,乃签差汉儿,悉非真虏人,取胜全不责於步,惟运薪水,掘潦堑,张虚势,搬粮草而已”。这是因为军事资源都消耗在强大的骑兵部队上了,所以步兵的训练编组就粗疏,这也是金国无法吞灭南宋的重要原因。偏重骑兵,能使用的兵员数量毕竟有限。

金国中期以来,马政废弛,战马蓄藏量下降到20万匹。野狐岭之战后,被铁木真攻取燕山以外昌、桓、抚三州的马场,又因耶律留哥之乱失去了与东北的联系,马匹越发缺乏,其军队也变得步兵化。

蒙金战争初期,金国依靠主要由契丹人组成的乣军与蒙古人作战,乣军以轻骑兵和蒙古人周旋,但缺乏具装铁骑,对阵依赖的还是与南宋重甲战士风格类似的重步兵。在皂河之战中,乣军趁蒙古军试图渡河,“聚兵击之,鞑兵大败”,令铁木真亲率的蒙古骑兵遭受惨败,证明精锐的重步兵利用好地形之后,突袭初期蒙古军这样缺乏优质具装骑兵的轻装骑兵军队仍是有效的。

不过由于金国对于乣军的不信任,乣军最终投靠蒙古,并在1215年协助蒙古人夺下了中都(燕京)。

此后金国越发依靠“花帽军”等汉人在内各族组建的步兵,但女真人此时已经严重腐化,不堪使用。

忠孝军

不过金国末年最后的余晖忠孝军,却又恢复了金国早期精锐全能性的传统,可惜忠孝军的数量实在是太少了。

金史中有忠孝军多达7000人的记载,这是包括了充数的“合里合军”,“以归正人过多,乃系于忠孝籍中别为一军,减忠孝所给之半,不能射者令阅习一再月,然后试补忠孝军,是所谓合里合军也”。根据忠孝军出动往往以数百、一千为规模来看,正牌的忠孝军当在2000左右,不会超过3000人。

image.png

忠孝军“月给三倍它军,授以官马”,在三峰山大战失败后,金国仍然“人月给粟一石有五斗”,待遇极为优厚,且人人有战马和从马——“人有从马,以骑射选之乃得补”。

忠孝军是精心选拔的特种部队,能够适应几乎任何一种作战方式——具装冲锋、长短兵步战、骑射、步射、火器作战,甚至水战。从这个角度上说,忠孝军的全能性超过了早期金国的铁骑。

对于蒙古人,忠孝军多次以寡击众,连蒙古名将速不台也是他们的手下败将。面对以重箭射击与铁骑冲锋结合的忠孝军骑士,装甲和格斗能力都偏弱的蒙古骑兵完全无法抵挡。

汴京保卫战中,忠孝军使用飞火枪等新式武器,合力分守四城,与蒙军奋战16昼夜,终于迫使蒙军议和撤军。归德之战中,忠孝军450人以飞火枪突击上万蒙古军,击杀蒙军主帅撒吉思卜华,歼灭数千人,更是证明了忠孝军惊人的特种作战能力。

虽然人数过少的忠孝军,又受到金国中枢的错误指挥的屡次损失惨重,终究不能挽救金国的危亡,但他们的存在,至少昭示出金国重装铁骑直到最后一刻,依然是名震天下的强兵。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