郅支城之战是怎么样的?敢于亮剑才能赢得尊重!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郅支城之战是怎么样的?希望对你们能有所帮助。

  在汉朝持续不断的打击下,匈奴实力衰弱,大批部落降附于汉朝。越是虚弱,越是容易内斗,匈奴人相互打个不停,汉宣帝时,五单于争立,分别是呼韩邪单于、屠耆单于 、乌籍单于、呼揭单于、车犁单于,征战不休,内耗不止。

  争斗持续两年多,五单于的格局发生变化,屠耆单于 、乌籍单于、呼揭单于、车犁单于覆灭,呼韩邪单于胜出。但好景不长,呼韩邪单于兄长,左贤王呼屠吾斯自立为郅支骨都侯单于, 匈奴部落出现两单于并立。

  郅支单于实力强大,击败呼韩邪单于,据有天山至阿尔泰山区域。呼韩邪单于投降汉朝,郅支单于却选择继续与汉朝为敌。

  他多次抓捕汉朝派往西域的使者,用国家之事,羞辱汉使者。郅支单于看到汉朝自宣帝后,朝政紊乱,国力衰退,便想试探汉朝的态度,要求汉廷,将自己在汉朝当人质的儿子送还回来。汉元帝没有父祖那种经营四方的雄心,国家财力也出现困难。他十分乐意将匈奴世子遣返回去,期待与匈奴修好。

  经过一番跋涉,汉使者谷吉等人将郅支单于的儿子送到匈奴境内。郅支单于认为汉朝软弱可欺,他杀掉汉使者谷吉,选择与汉朝彻底决裂。

  汉廷十分震怒,先后派出三批使者,前往匈奴质询谷吉被杀事件,要求匈奴人给出合理解释。郅支单于十分傲慢,不仅不给予解释,反而变本加厉地羞辱汉使。

  汉廷依旧不准备用兵匈奴,派出西域都护骑都尉甘延寿、西域副校尉陈汤,前往西域管理西域都护府,维护好西域各国与汉朝的良好关系。

  郅支城之战

  汉元帝是想息事宁人,勿起战端。进入都护府后,陈汤却认为应该给予匈奴人严厉的惩罚才好。

  “汤与延寿谋曰,夷狄畏服大种。西域本属匈奴,今郅支单于威名远闻,侵陵乌孙、大宛。如得此二国,数年之间,城郭诸国危矣。且其人剽悍,好战伐,数取胜,久畜之,必为西域患。”

  陈汤深刻分析了西域的形势,指出匈奴人正在西域恢复影响力,一旦匈奴重新控制西域,西域各国必定会与汉朝断交,对抗汉朝,这对汉朝十分不利,不如趁匈奴人还未达成目标时,将其消灭,保障汉朝在西域的国家利益。

image.png

  汉宣帝设置西域都护府时,汉朝为保证朝廷的政策准确无误地落实,规定西域都护府的校尉,采取军事行动前,一定要提前向朝廷上奏。

  甘延寿想先向汉元帝汇报,同意后再用兵。陈汤却认为:

  “国家与公卿议,大策非凡所见,事必不从。”

  他觉得,以汉元帝那种优柔寡断的性格,肯定难以拍板,不如先斩后奏。甘延寿胆子小,不敢下决心,而他自来到西域后,一直患病,陈汤用一份假诏书,征发西域诸国兵、汉朝屯田吏士,合计四万余人,甘延寿见木已成舟,只好与陈汤协同进兵。

  他们的目标是匈奴单于城(即郅支城)。陈汤亲自率领,走北道,过乌孙国,走康居国边境。

  陈汤十分注重策略,与所过国家避免发生冲突,得到康居国的情报,顺利进军至单于城三十里处。

  郅支单于质部陈汤,为什么忽然发兵,陈汤回答得十分巧妙:

  “单于上书言困厄,愿归计强汉,身入朝见。天子哀悯单于弃大国,故使都护将军来迎单于妻子。

  既然郅支单于给汉朝上书,说愿意归强大的汉朝,并希望到长安朝见天子,那么汉朝天子也怜悯单于,是被迫背离汉朝,为了实现你朝见的心愿,汉朝派都护陈汤将军前来迎接单于。

  郅支单于前者说朝见,不过是在耍花招,本来就没有诚意。现在看到汉军即将兵临城下,他命便故意拖延时间,数次派人前来与陈汤交涉。甘延寿、陈汤给郅支单于下了最后通牒:

  “我为单于远来,而至今无名王大人见将军受事者,何单于忽大计,失宾客之礼也!兵来道远,人畜罢极,食度且尽,恐无以自还,愿单于与大臣审计策。”

  汉军既然来了,就不可能空手回去,郅支单于必须要做出决定,了结此事。

image.png

  第二天,汉军来到城下,排兵布阵,做攻城准备。

  他们看到单于城上立着五色旗帜,数百人身披甲胄,站在城上,城外,有百余名骑兵往来跑马,还有百余名步兵摆了鱼鳞阵防守。

  单于城上的匈奴人得意地挑衅,让汉军来攻城。而城外的百余名骑兵,向汉军阵地发起进攻。汉军阵地弓弩手,张弓搭箭,做好准备。匈奴骑兵见此情形,赶忙撤退。陈汤觉得城外的匈奴人实在碍事,命汉军一阵乱箭,将他们赶入城内。

  陈汤命令四面围城,形成关门打狗之势。

  汉军举大楯作掩护,送士卒来到城下,或砸凿城墙,或用破城锤冲撞城门。而弓弩手则用汉军先进的大黄弩与车弩,向城上放箭,城上的匈奴人被迫纷纷跑下城楼射避。

  郅支单于提前在城边,修筑起木城,内藏数百弓箭手,从里面向攻城的汉军射击。汉军伤亡较大,难以继续攻城。

  陈汤令弓弩手,将箭头缠绕浸油麻布,向匈奴人的木城发射火箭。

  木城在汉军的火箭攻击下,燃烧起火。匈奴人再派骑兵,冲出城外,想突破重围,被汉军的箭雨拍回城中。

  突围不成,郅支单于决定坚守城池,以拖垮远道而来的汉军。为鼓舞士气,他亲自披挂上城,与数十名妻妾一起,率军抵抗汉军的攻势。汉军弓弩强劲,单于面部中箭,撤入内城。

  而匈奴人的盟友康居人,发兵一万人,前来援助。他们从外面,反包围汉军,入夜,向汉军发动数次攻击。汉军以武刚车结环向外,调兵向后对付康居兵。康居人骁勇,却难以攻破汉军阵地,勇猛而来,悻悻而去,反复多次。

  半夜,木城倒塌,汉军四面搭云梯攻土城。城下汉军同时砸撞城门,很快破门而入。匈奴人只好全部撤进内城,却阻挡不住潮水般涌入的汉军。

  郅支单于伤重死去,军候假丞杜勋将单于斩首,将被匈奴人扣压的汉使释放。此战俘虏一千余人,单于、瘀氏、太子、名王等贵族、士卒计一千五百一十八人死,解救西域各国大小王十五人。

image.png

  单于城之战后,甘延寿、陈汤上书,详细说明此次军事行动的前因后果,并发出那句千古宣言: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这是西汉王朝最后的呐喊,三十年后,西汉灭亡,期间,汉朝渐渐失去控制西域的能力。

  结论

  单于城之战,发生在汉朝实力衰败的时候。王朝的衰败,起于汉武帝的连年用兵,将国家虚耗到崩溃边缘,驾崩前三年,他停止对外用兵,重新与民休息。昭宣二帝基本上延续了这种重要民生政策。但“王朝周期律”的作用不断发酵,天下流民再起,土地兼并日趋严重,天灾不断,社会动荡重现。

  汉元帝是一位十分懦弱而无主见的君主,他信任宦官石显,以及匡衡等一干奸臣腐儒,他们为一己私利,弄得汉廷乌烟瘴气,加速了王朝的衰亡。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抛开王朝的兴衰不论,这应是一种值得永世坚守的民族精神。“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敢于亮剑者,才能赢得他国的尊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