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梧桐,历代历代有哪些传说与典故?
2021-10-20 12:01:56 蔡邕 蔡琰 蔡文姬

  梧桐,梧桐科梧桐属植物,别名青桐、桐麻、碧梧,原产于中国,现已经被引种到时节各地作为观赏树种。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法桐”行道树,其实并非真梧桐,它的本名是“悬铃木”——悬着的球形果子像个小铃铛,最初是法国人引进上海,种植在法租界,国人不识,见形似中国梧桐,所以唤做了“法国梧桐”,后来做为行道树广泛种植,但其实与中国梧桐并非同类,只是形似而已。

  真正中国的梧桐,如北宋学者陈翥《桐赋》里所写:“伊梧桐之柔木,生崇绝之高冈,盗天地之淳气,吐春冬之奇芳”,是明朝《群芳谱》里记载的样子:“梧桐皮青如翠,叶缺如花,妍雅华净,赏心悦目。”梧桐也称碧梧、青桐、庭梧、青玉,如白居易诗云:“一株青玉立,千叶绿云委”。

  千载时光里,梧桐始终有着一抹独特的色彩,吉祥而高贵,神秘而孤独。

image.png

  最早在诗经《大雅·卷阿》中就有这样的诗句:

  凤凰鸣矣,于彼高岗

  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菶菶萋萋,雍雍喈喈。

  大意是:“凤凰鸣叫示吉祥,停在那边高山冈。高冈上面生梧桐,面向东方迎朝阳。枝叶茂盛郁苍苍,凤凰和鸣声悠扬。”凤凰是神鸟,梧桐是嘉木,都是祥瑞的象征。

  古人历来就有“凤栖梧”的传说,认为栽桐可以引凤,春秋时期的吴王夫差,就特意建了一座梧桐园,静待凤凰来。

  梧桐园也称“鸣琴川”,所在地一说在苏州甪直的甫里,虽无遗迹,但有诗文所指;另一说在苏州常熟,因此常熟素有“琴川”的别称。

  无论哪一说,都是梧桐与“琴”有某种关联,乃因梧桐木是制作古琴最上好的材料,陈翥在专著《桐谱》中也详细说过梧桐木的材质:“梧桐,柔软之木也,皮理细腻而脆,枝干扶疏而软,故凤凰非梧桐而不栖也。”

  史书《禹贡》里记载过“峄阳孤桐”,即峄山南面生长着特别的梧桐,以制作琴瑟而闻名,曾作为贡品进献大禹大禹治水成功后,心情大悦,以此琴奏乐庆贺,闻之似鹤唳凤鸣、万古奇绝。后世也有诗人以孤桐代指琴,如南宋陆游的《风流子》:“素纨留戏墨,纤玉抚孤桐。”

  说到与梧桐有关的千古名琴,就不得不提及蔡邕的“蕉尾琴”,《后汉书·蔡邕传》里记载:蔡邕经过吴地的时候,遇见一个挑夫在江边烧火做饭,燃烧的木材在烈火中的声响惊动了蔡邕,他听出来是块良木,赶紧上前细瞧,发现正是块老桐木,顾不得烫手立刻就从火中抽取出来,熄灭了火,恳求挑夫卖与他,挑夫爽气,直接送给了蔡邕,蔡邕回去将这块梧桐木裁成一张七弦琴,果然音质美妙,琴尾正好就在烧焦的地方,故取名“蕉尾琴”。这架“蕉尾琴”与齐桓公的“号钟琴”、楚庄王的“绕梁琴”、司马相如的“绿绮琴”并列为中国古代四大名琴。

  蔡邕善于书法,精通音律,女儿蔡琰也得到了他的真传。在蔡琰六岁时的一日夜里,蔡邕在书房抚琴,突然断了一根弦,外屋的小蔡琰立即说:“是第二根断了。”蔡邕不以为意,认为不过是偶然猜中而已,然后又故意在弹奏中弄断一根弦,再问女儿,小蔡琰又答得精准无误。因此有了《三字经》里的:“蔡文姬,能辨琴。”这把蕉尾琴,后来一直跟在“千古第一琴女”蔡文姬的身边,伴随了她跌宕起伏、令人唏嘘的一生。

image.png

  一块差点被当作废柴烧掉的梧桐木,由于遇见了慧眼识珠的蔡邕,终于可以成为制琴的良材,也使孤桐成为古代文人寒士怀才不遇、渴望知音识良才的意象,如孟郊有诗云:“师旷听群木,自然识孤桐。正声逢知音,愿出大朴中。”

  古人信奉龙凤呈祥,因此多有井边种梧桐的风俗,认为井中有龙,栽桐引凤,便有了龙凤呈祥的愿景,所以梧桐经常在诗词中以“井桐”名称出现,只不过,在诗人们的审美意象中,井桐渐渐成为孤清与愁情的象征,唐代王昌龄的《长信怨》里写:

  金井梧桐秋叶黄,珠帘不卷夜来霜。

  熏笼玉枕无颜色,卧听南宫清漏长。

  宋代欧阳修有《井桐》诗云:

  檐攲碧瓦拂倾梧,玉井声高转辘轳。

  肠断西楼惊稳梦,半留残月照啼乌。

  梧桐有了这些凄清的愁意,皆因自古逢秋悲寂寥,且秋风到时,梧桐的叶落最早,据说古代皇宫里种有梧桐树,每至立秋的时辰,太史官立在宫殿门口喊一句:“秋来!”梧桐叶应声而落,秋就到了,可谓“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宋代吴自牧的《梦粱录》中如是记。

  秋声起,黄叶落,悲秋的愁郁孤独赋予梧桐,就有了李煜的“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有了苏轼的“昨夜霜风,先入梧桐。浑无处、回避衰容”;有了李清照“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再加上秋雨,便是“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image.png

  梧桐,夜雨,成了凄冷秋意的组合,也成为诗词中离情别绪的特定意象,晚唐温庭筠的《更漏子·玉炉香》就颇具代表性:

  玉炉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

  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

  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梧桐从远古的高贵神秘走来,一路走到了诗人笔下的孤清惆怅,人们几乎淡忘了它曾经也是爱情的象征,古代传说梧桐与凤凰一样也分雌雄,梧是雄树,桐是雌树,碧梧青桐,根须相连,枝叶相牵,同长同老,同生同死,因此在南北朝民歌《孔雀东南飞》的结尾处出现:“两家求合葬,合葬华山傍。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以此表达爱情的忠贞与永恒。

  象征着吉祥,象征着美好的梧桐,同时肩负着诗人们投射的各种情感意味,有时也要完成诗人志存高远的精神寄托,如王安石的《孤桐》:

  天质自森森,孤高几百寻。

  凌霄不屈己,得地本虚心。

  岁老根弥壮,阳骄叶更阴。

  明时思解愠,愿斫五弦琴。

  在王安石这,梧桐有了刚直不阿、老当益壮的人格特征,古老的梧桐树,在诗词世界里不断丰富品格与内涵,成为了不一般的生物品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