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书•谢贞传》原文翻译,谢贞,字元正,陈郡阳夏人
趣历史 责任编辑:Cls 2018-10-17 09:53:50 李迁哲 高孝珩 冯迁 刘令娴 高浚 王罴

  谢贞,字元正,陈郡阳夏人,晋太傅安九世孙也。父蔺,正员外郎,兼散骑常侍。贞幼聪敏,有至性。祖母阮氏先苦风眩,每发便一二日不能饮食。贞时年七岁,祖母不食,贞亦不食,亲族莫不奇之。母王氏,授贞《论语》《孝经》,读讫便诵。八岁,尝为《春日闲居》五言诗,从舅尚书王筠奇其有佳致,谓所亲曰:“此儿方可大成,至如‘风定花犹落’,乃追步惠连[注]矣。”年十三,略通《五经》大旨,尤善《左氏传》,工草隶虫篆。十四,丁父艰,号顿于地,绝而复苏者数矣。父蔺居母阮氏忧不食泣血而卒家人宾客惧贞复然从父洽族兄暠乃共往华严寺,请长爪禅师为贞说法。乃谓贞曰:“孝子既无兄弟,极须自爱,若忧毁灭性,谁养母邪?”自后少进?粥。

  太清之乱,亲属散亡,贞于江陵陷没,暠逃难番禺,贞母出家于宣明寺。及高祖受禅,暠还乡里,供养贞母,将二十年。太建五年,贞乃还朝。及始兴王叔陵为扬州刺史,引祠部侍郎阮卓为记室,辟贞为主簿。贞度叔陵将有异志,因与卓自疏于叔陵,每有宴游,辄辞以疾,未尝参预。叔陵雅钦重之,弗之罪也。俄而高宗崩,叔陵肆逆,府僚多相连逮,唯贞与卓独不坐。

  后主乃诏贞入掌中宫管记,迁南平王友。府长史汝南周确新除都官尚书,请贞为让表。后主览而奇之,尝因宴席问确曰:“卿表自制邪?” 确对曰:“臣表谢贞所作。”后主因敕舍人施文庆曰:“谢贞在王处,未有禄秩,可赐米百石。”

  至德三年,以母忧去职。顷之,敕起还府。贞累固辞。敕报曰:“虽知哀茕在疚,而官俟得才,可便力疾还府也。”贞哀毁羸瘠,终不能之官舍。时尚书右丞徐祚、尚书左丞沈客卿俱来候贞,见其形体骨立,祚等怆然叹息。吏部尚书姚察与贞友善,及贞病笃,察往省之,问以后事。贞曰:“弱儿年甫六岁,情累所不能忘,敢以为托耳。”是夜卒。后主问察曰:“谢贞有何亲属?”察因启曰:“贞有一子年六岁。”即有敕长给衣粮。

  (节选自《陈书•列传第二十六》,有删改)

image.png

  译文:

  谢贞字元正,陈郡阳夏人,晋太傅谢安九世孙.其祖父谢绥,为梁著作佐郎、太子舍人.父亲谢蔺,任正员外郎,兼散骑常侍.谢贞幼年聪慧敏捷,性情纯厚.祖母阮氏起先为风眩病所苦,每每发作便一二日不能饮食,谢贞当时才七岁,祖母不食,他也不食,历来如此,亲族都觉得他与众不同.母亲王氏,给谢贞讲《论语》、《孝经》,他读完便诵.八岁时,曾写《春日闲居》五言诗,从舅尚书王筠觉得他的诗赋有美好情趣,对他的双亲说:“此儿将来可成大器,至如‘风定花犹落’,可以和惠连媲美.”自此那些名流望辈都知道他.十三岁时,谢贞略通《五经》大意,尤其熟悉《左氏传》,又擅长草隶虫篆.十四岁时,父亲离世,他顿首痛哭,数次哭得死去活来.当初,其父谢蔺居母阮氏丧期,茶水不进泣血而卒,家人宾客都担心谢贞又如此,叔父谢洽、族兄谢暠便去华严寺,请长爪禅师为谢贞讲道,又对谢贞说:“孝子既然无兄弟,极需自爱,你如若因哀伤过度而亡,谁来侍养母亲呢?”以后谢贞才进少许粥.

  太清之乱,亲属离散亡失.谢贞所居的江陵陷没,谢暠逃难移居番禺,谢贞母亲出家到宣明寺.到了高祖受禅,暠回乡里,供养贞母近二十年.大建五年(573),谢贞才回朝,任智武府外兵参军事,旋陈书即迁任尚书驾部郎中,不久迁任侍郎.到了始兴王陈叔陵任扬州刺史时,召引祠部侍郎阮卓为记室,征辟谢贞为主簿,谢贞不得已才出任.不久迁任府录事参军,兼丹阳丞.谢贞猜度叔陵有谋反之心,便与阮卓一同主动与叔陵王疏远,每有陪宴,都称病推辞,未曾参预,叔陵很是敬重他,没有治罪.不久高宗崩,叔陵叛逆,府僚多因受牵连而被拘捕,只有谢贞和阮卓没定罪.

  后主接着诏令谢贞入掌中宫管记,迁任南平王友,加任招远将军,掌管记室事务.府长史汝南周确新任都官尚书,请谢贞写让官表,后主御览觉得此表文笔不同寻常.曾在宴席上问周确说:“卿表自己写的吗?”确回答说:“臣表为谢贞所作.”后主便敕令舍人施文庆说:“谢贞在王府,没有俸禄秩位,可赐米百石.”

  至德三年(585),因母亲去世离职,没过多久,敕令起身回府,又加任招远将军,掌记室.谢贞累次启请坚决推辞,敕令答曰:“览你奏表,你的心情我已知晓,虽然你内心伤痛,然而选拔官吏必因才施用,按礼法也有权且夺情除服之理.可整装立即回府.”谢贞因哀毁过度身体瘦弱不堪,最终没能回到官府.当时尚书右丞徐祚、尚书左丞沈客卿一同来探视谢贞.见谢贞骨瘦如柴,徐祚等人怆然叹息,徐祚规劝他说:“贤弟年岁已高,礼有常制,暂时应该节哀自保.”谢贞更是感伤悲痛,气断良久,徐、沈二人痛哭,不能自禁,忧郁不言而出.徐祚对客卿说:“的确,孝门出孝子.”客卿说:“谢公家传至孝,士大夫谁不仰望,此次恐怕不能起用,怎么办?”吏部尚书吴兴姚察与谢贞友情深厚,到了谢贞病重,姚察亲自探视,问及后事,谢贞说:“孤子遭遇不幸,将追随父亲入地下.同族兄弟之子谢凯等人刚刚自立,已上疏托付朝廷,这就不需再仰承厚德,劳您费事.说不定今天明天就不省人事,过不了多久,就要和你们永别.幼子今年才六岁,名靖,字依仁,感情所牵不能忘怀,冒昧相托.”当夜离世,敕令赐米一百斛、布三十匹,以办丧事.后主问姚察说:“谢贞有何亲属?”姚察便启禀说:“贞有一子才六岁.”马上敕令长期供给衣粮.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