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友宗麟有着什么爱好?他的信仰是什么
趣历史 责任编辑:sll 2018-10-19 11:44:56 北条早云 陶晴贤 一条兼定 姊小路 德川吉宗

  大友宗麟的茶与商

  大友与博多的关系,可以追溯到1333年镰仓幕府被打倒时期,当时大友氏因功被授予博多附近的兴滨,从那里开始发展起对外贸易,后来随着大内进入北九州,博多成为大友与大内势力争夺的焦点。而宗麟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博多都是由大内控制着。随着大内的灭亡与大友对筑前的控制,博多商人与宗麟的交往也变得频繁起来。

  在大友家刚进入筑前的弘治元年,宗麟便开始笼络博多的商人,给于神屋家的龟菊“左卫门尉”的官职,1566年,宗麟还派臼杵鉴速劝说外出躲避战火的神屋宗浙由松浦的唐津回归博多《神屋文书》,这一切都表明宗麟为拉拢商人,振兴博多的贸易费了不少心思。

  最开始的交往中,宗麟显得颇为质朴,并未对博多的商人和物品表现出太多的兴趣,此时主要是商人们不断的向宗麟献上物品,对此《岛井氏文书》中的记载有:“永禄八年,岛井宗叱(常写作宗室)向宗麟赠送锻子;七月二十三日,宗叱送上家传的印盒;九月十九日,宗叱送上高丽烧茶碗。”到次年,宗麟才首次向岛井托购“博多唐织”。在大友打败毛利称霸北九州的时候,岛井为首的博多商人对宗麟更是殷勤到了直接送钱送军需品的地步:《岛井氏年录》:”天正二年,岛井宗叱向大友宗麟承担军用金”,《岛井文书》:“天正三年二月十四日,岛井宗叱为宗麟筹措牛黄丸”;“十二月二十四日,岛井再度承担大友的经费”。同时岛井对大友家治理博多的代官吉弘镇信也大献殷勤,最能说明问题的是这一时期大友家对博多町内事务的处理和裁决,大多都依据岛井等商人的报告《岛井文书》。

image.png

  在耳川之战前的几年,正是博多的南蛮贸易达到鼎盛的时期,此时大友宗麟对茶器的收集显然入了迷,他与岛井的交往也都是围绕着茶器来进行的:天正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宗麟靠岛井宗室的斡旋而得到了绍悦所持的茶器,十二月二十八日,宗麟希望得到宗叱所持有的楢柴肩冲(被拒绝,后在九州征伐时由宗叱献于秀吉),以上皆见诸《岛井文书》的记载。

  然而大友宗麟对茶器的收集,脱离不了“名物狩”的范畴,所谓的名物狩,指的是收集天下有名的宝物,这在当时的大名之间是一种风尚,足利将军家、三好物外轩实休、织田信长皆是名物狩的典型,这些名物或是靠威势所得、或是靠巨额金钱购入,总之是地位和身份的象征。而宗麟便是热衷于茶器,还取了个茶名“宗滴”。这期间,他通过各种手段搜集到了许多茶器的名品如似茄子、新田肩冲、志贺茶壶、大友瓢单等。虽然他的茶道技艺未必高超,但也博得了个“数寄者”的美名。除了茶器外,宗麟还收集了牧溪的渔夫图、玉涧的青枫图等天下名画。

  天正十四年四月,为获得援军,宗麟在大阪求见丰臣秀吉,先后献出了似茄子、新田肩冲、大友瓢单等多年辛苦收藏得来的茶具名品,同时献上的还有大友家初代从源赖朝手中拜领的名刀“吉光腰物骨食”,此时大友宗麟已从名物狩的痴狂中摆脱出来,大友家的存亡在他心中仍是第一位。

  大友宗麟的信仰

  宗麟与天主教的交往,大致始于1551年二十一岁的时候,此时他大概只是将之视作一种新事物,这也是当时北九州进行对外贸易的松浦、有马诸大名中的潮流。而宗麟,作为北九州大名中的最强者,也试图在天主教方面走在其它诸大名的前列。

image.png

  最初他对天主教的支持,也是出于实用的目的:1557年,日本最早的西式病院在丰后府内开设,1561年,丰后府内的教会学校开办,教授神学、哲学与外语。以教会的司教为中介,通过南蛮贸易,铁炮、火药、硝石等重要的战略物资也得以输入大友领内,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宗麟由此得到了日本的第一门名为“国崩”的大炮,此炮后来在抵抗岛津丰后侵攻的战斗中发挥了巨大作用。除此外西洋的印刷术与音乐也是在宗麟的统治下传入日本的。

  在与教会接触的同时,教士们也坚持劝诱宗麟入教,宗麟的禅宗信仰在将家督让与长子义统后发生了动摇。最终他在信仰上倒向天主教在原本和谐的家庭内引发了危机:1576年,宗麟与正室奈多氏离婚,原因只不过是奈多氏讨厌葡萄牙人,而后又与刚接受洗礼的次子亲家的岳母结成父妇,但宗麟的子女全是由奈多氏所生,这种颇悖常理之事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反对声浪。在此事上明显可以看出背后教会势力的作用。

  1578年,宗麟终于答应受洗,随后在丰后臼杵教会的礼拜堂举行了仪式,这令长期劝诱他入教的天主教日本布教长弗朗西斯科神父狂喜不已,当场便将自己的名字“弗朗西斯科”送给宗麟作为洗礼名。在他的带动下,几个儿子和属下的豪族也都纷纷受洗入教。

image.png

  关于天正遣欧使,宗麟实际上并不知情,而是由一个归国的神父瓦尔亚诺为显示在日本的布教成果张罗了四个教会学校的学生组成使团,其中叫伊东满所的少年正使大概与宗麟有一点亲戚关系而成为大友的代表,然而能派出这样的使节团,与宗麟在北九州对天主教的布教支持也是分不开的。

  耳川之战后宗麟的天主教王国梦想破灭,情急之下对异教徒众多的丹生岛城也心生厌弃,从而选定津久见为最后的养老地,并提前在津久见建了府第,府第中就有一座名为天德寺的私人教堂,到宗麟临终前几年,对天主教的狂热进一步深化,向津久见周围各町四处派出神父,强迫百姓们入教,一时间入教者达到四百多人。对此教长弗朗西斯科的看法是“王(宗麟)向来体质便弱,现在病情加重,生存的希望渐减,而对信仰的热情反而更胜从前,大概是要在生命的尽头用尽各种手段多积点功德吧。”

  最终宗麟的葬仪也是以天主教的形式由神父主持的,但不久之后秀吉在九州发布了禁教令,义统便为宗麟安排建造了佛教的坟墓。后由于原墓荒废,昭和五十二年,由大分出身的设计师为宗麟设计建造了天主教式的新墓,将他改葬于此。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