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玄控制了江、荆二州后,发兵夺权
趣历史 责任编辑:Cls 2018-11-16 10:38:06 桓彝 南康长公主 晋陵公主 曲沃恒叔 荀灌 裴秀

  控制了江、荆二州的桓玄自以为已经拥有了东晋三分之二的疆土,所以多次让人呈上他可以做君主的天命符征和吉兆,打算用这些来迷惑百姓,又给会稽王司马道子写信说:“孙恩那些盗贼,上次逼近京城的近郊,因为风不顺才没有能够攻打进来,又因为天降大雨,所以没有机会运用火攻,在粮食吃完之后,自然便回去了,并不是因为力量不足。过去,王国宝死了以后,王恭并没有乘势去统领朝廷的政务,这就完全可以看出他的居心,对您没有丝毫的不敬和侮辱。但是,您却说他不忠。现在朝中的权贵要员中,享有美誉的是谁呢?怎么可以说是没有更好的人才呢?只是您不能信任罢了!正是因为这样日复一日,才酿成了今天的祸患。在朝廷的那些王公大臣们因为害怕大祸临头,所以不敢说实话,桓玄我有愧远在外地任职,才有胆量揭露这样的事实。”

  司马元显看到了这封信,又气又怕。

image.png

  张法顺对司马元显说:“桓玄凭借他家的名望和资历,素有豪气,已经吞并了殷仲堪和杨佺期,自己独霸了荆楚一带的广大地区,但是您所能控制的真正可以算做属于您的疆界,也不过三吴之地罢了。孙恩制造祸乱,使东部地区损失巨大,一片荒芜,朝廷、百姓积蓄枯竭,生活窘况,桓玄一定会乘机大肆施展他的奸恶凶残的手段,实现他的阴险目的,我认为这是值得我们忧虑的一件事情。”

  司马元显说:“那我们能怎么办?”

  张法顺说:“桓玄刚刚把荆州强占到手,当地百姓的人心和情感还没有完全归附他,因此,他也正在努力平定局势,安定民心,没有功夫考虑别的事。如果乘着这个时机派遣刘牢之为前锋,您随后亲自带领大部队进发征剿,那么,桓玄一定可以被我们消灭的。”

  正好,武昌太守庾楷因为桓玄与朝廷要结下仇怨,担心事情以后不成功,大祸会牵连自己,所以偷偷地派人前来,主动向司马元显投靠,说:“桓玄非常不得人心,他的部下也不太听从他的命令,如果朝廷这时派军队去征讨,那么我一定做内应。”

  司马元显非常高兴,马上派遣张法顺到京口去,找刘牢之商量,刘牢之却觉得征讨桓玄有困难。张法顺回来对司马元显说:“我观察刘牢之的表情言谈,一定是与我们有二心,所以不如把他召到京城来杀掉,如果不这样,他就会坏了我们的大事。”

  司马元显没有听他的话,只是从此开始大规模训练水上部队,征选兵卒,装备战舰,准备用来对桓玄发动进攻。

  第二年正月,朝廷颁下诏书,历数了荆州刺史桓玄的罪状,任命司马元显为骠骑大将军,都督十八州诸军事,又任命刘牢之为前锋都督,司马尚之统率后卫部队,内外戒严,准备前去讨伐桓玄。

  司马元显想借此机会把桓氏家族的人全部杀光,中护军桓修是王诞(王导的曾孙)的外甥,王诞又很得司马元显的信任,他向司马元显禀告了桓修等人与桓玄的志趣完全不同,司马元显才放弃了那个想法。

image.png

  张法顺又对司马元显建议说:“骠骑司马桓谦兄弟常常当长江上游荆州方面的耳目,为桓玄提供情报,应该把他们斩了,来杜绝今后类似奸计阴谋的发生。而且此次出军讨伐桓玄,能否达到预期目的,关键就在于前锋部队的表现。刘牢之为人反复无常,万一他那里发生什么变化,我们就会大祸临头,所以,您可以让刘牢之去杀掉桓谦兄弟,来证明他和我们没有二心,如果他不接受命令,那么我们也好防患于未然。”

  司马元显不以为然地说:“现在如果没有刘牢之,我们根本没有人可以与桓玄对敌,况且刚开始准备发兵,便诛杀自己的大将,容易使人心不得安宁。”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张法顺的请求,不加允许。

  他又因为桓氏家族世代都得到荆州一带居民的归附,桓冲尤其是为那里的百姓留下了很多好处,而桓谦又是桓冲的儿子,所以把桓谦调任去都督荆州等四州诸军事及荆州刺史,打算用这种方法收买西部地区百姓的人心。

  东部地区由于遭受孙恩所导致的战乱的影响,再加上灾荒年景,百姓饥饿贫困,水路的粮食运输不能继续。桓玄趁机紧闭断绝了长江通道,致使官府和私人间的物资积蓄全部空乏,部队也只能用一些粮食的麸皮和橡树的果实给士兵充饥。

  桓玄知道朝廷正处在多事之秋,值得忧虑的事情很多,估计他们一定没有闲暇来讨伐自己,因此,可以趁此机会积蓄力量,等待时机。等到朝廷征讨他的大部队就要出发的时候,他的堂兄桓石生秘密地用书信告诉了他这个消息,桓玄大吃一惊,打算把部队全部集结到江陵来据守。

  长史卞范之劝谏说:“明公的威名振于远近,司马元显却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刘牢之已经非常丧失民心了,如果我们把大部队抢先开拔到建康附近的地区,向他指明安危祸福,那么,他们土崩瓦解的趋势就在眼前了。怎么能把敌人引进自己境内的心腹重地,自找麻烦呢?”

  桓玄听从了他的话,留下桓伟镇守江陵,向朝廷呈上奏表,并把檄文公告传遍各地,揭露司马元显的各种罪行,同时挥师向东部进发。

image.png

  檄文传到都城建康,司马元显看到后,非常害怕。到了二月,晋安帝为司马元显饯行,司马元显由于害怕桓玄,虽然硬着头皮登上了战船,却没有马上出发。

  而桓玄从江陵出发后,也时刻在担心这次大规模军事行动不能取胜,因此,已经做好了随时向西撤退回军的打算,一直等到他的部队过了寻阳,还没有看见朝廷的军队,桓玄心中非常高兴,其他将士的斗志和士气也振作、旺盛起来。

  庾楷做朝廷内应讨伐桓玄的阴谋泄露,桓玄把他囚禁了起来。

  东晋朝廷派遣齐王司马柔之持驺虞幡到荆州、江州两地及军中展示,告谕他们赶快停止军事行动,结果被桓玄的前锋将领给杀了。

  桓玄抵达了姑孰后,派遣冯该等人进攻历阳。司马休之据城坚守,桓玄的部队切断了洞浦道路,焚烧了豫州的舰船。

  豫州刺史司马尚之率领步兵九千多人,在洞浦之上摆开战阵,派遣杨秋驻扎在横江,但杨秋却投降了桓玄的部队。司马尚之的部队立刻溃散,他自己也逃到涂河之中,被桓玄抓获。司马休之出城迎战失败,只得放弃城池逃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