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骑红尘妃子笑”,荔枝误国?荔枝为何有如此大魅力?

  “一骑红尘妃子笑”,荔枝误国?荔枝为何有如此大魅力?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把荔枝捧成超级网红的唐代,吹捧它的广告诗除了那个“一骑红尘妃子笑”还有一坨又一坨……

  比如“巧裁霞片裹神浆,崖蜜天然有异香”;又比如“梅雨满江春草歇,一声声在荔枝枝”;再比如“滴滴春霖透荔枝,笔题笺动手中垂”,总之就是一个字——馋!

image.png

  看唐明皇期待的小眼神儿,为啥呢?好吃啊!

  状甚瑰诡,味特甘滋,百果之中,无一可比。——张九龄壳似红缯,膜为紫绡,瓤肉白如雪。——白居易

  贡果之王,自汉朝以来历朝皆定荔枝为贡品,从皇帝到皇帝的老婆普遍认为荔枝色香味形都美是超一流果品,唐明皇和杨贵妃为了吃口荔枝背了荒政误国的锅。

  其实第一个在大西北玩儿荔枝的是那个叫刘彻汉朝皇帝,但是他打仗牛啊,所以吃也就吃了。

image.png

  不过在偌大的长安城里,刘彻还不是第一个吃荔枝的人。他的曾祖父,汉高祖刘邦,也曾收到过赵佗送来的荔枝。

  赵佗:“从曾爷爷送到曾孙子,永远不要低估一颗史上最长寿君主的心。”(他活了100多岁)

  第一个把荔枝送去大西北的就是这个严肃的老爷爷——赵佗。

image.png

  刘邦对荔枝好像没什么反应,但刘彻明显更激动,不仅下令岭南继续进贡荔枝,而且在前111年统一南越之地后,在上林苑建起了扶荔宫,除了荔枝,还种甘橘、橄榄、槟榔……这是史上最早的大规模远距离引种实践。

  荔枝畏寒,在有着漫长冬季的长安城,栽培是极其困难的,但汉武帝仍然坚持着不断种植,或许真的是工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种活了一株,虽然这株荔枝既不能开花,更不能结果。

  汉武帝很高兴。但很可惜……不久,这一棵树,枯死了……盛怒的汉武帝严厉处罚了园吏和园丁,终止了在当时科技条件下无法完成的跨气候带移植实验。

  但荔枝的进贡是每年都要做的,并且与橙、桔、龙眼等一道,作为汉王朝招待异邦首脑的最高级别国宴品(隔壁的匈奴单于都馋哭了)。到东汉安帝刘祜(94年-125年)时,荔枝贡才停止。

  之后历朝帝王有没有悄悄地吃荔枝,我们不太清楚,反正也不重要,因为真正的大咖要登场了!

image.png

  这是一张反映唐代宫廷女性生活的《簪花仕女图》,我们可以看出来唐宫里的生活好丰富,心情很美好。但是也有痛苦的地方,那就是没有荔枝吃!

  其实,无非一种水果,就算是王母娘娘的蟠桃,不吃也就不吃了,眼不见心不烦呗!但是,有那么一种人喜爱写诗,喜爱作文,喜爱饮酒,以及嘚瑟。那就是唐代的诗人!

  他们就像本文的开头那样,不断吹嘘这种佳果的美味,整天在皇帝耳朵边撩啊撩“陛下啊,味道很赞哦……”

image.png

  而且还有一个吃荔枝长大的宠妃,唐明皇的荔枝瘾,不能不跟着长啊!杨玉环:“哎呀……没有荔枝,好头晕……”李隆基:“你是剑南春喝多了吧?”关于唐明皇和杨贵妃,我们只知道杜牧的诗是不够的,其实有关他们与荔枝还有这么一些细节。

  没有冷链的时代,荔枝的运输是个大难题。天宝末年(此时安胖子正在范阳的农牧交界地带埋头爆兵),有个叫鲍防的进士说:“五月荔枝初破颜, 朝离象郡夕函关。”一天就从岭南干到长安,我们都知道,这肯定是吹牛。

  《后汉书》记载:“旧南海献龙眼荔枝, 十里一置, 五里一堠, 奔腾险阻, 死者继路。”可见几乎是作为一项专项工程来对待,而且需要付出极大的人力物力代价。当时能采取的最便捷交通,莫过于官方驿道系统。这个系统的速度有多快呢?

image.png

  安禄山起兵反叛时,边防使者十万火急向长安送消息,一天极限速度为250公里左右。快递小哥再牛,也快不过这个速度。如果真的是从粤西高州快递荔枝,没有十天半个月是搞不定的。还需要配备相应的保鲜装备,运量不可能大。

  所以,当年能消费得起荔枝的,只有皇帝及宠妃数人而已,贵如王公达臣,也难有机会享用。到了北宋,荔枝则以商品的身份,大量涌入了北方市场,乃至域外之邦。当然,是干品。大文学家曾巩曾写“闽粤荔枝食天下”。

  蔡襄的《荔枝谱》描述福建荔枝一熟,商人们便“水浮陆转 以入京师,外至北戎、西夏,其东南舟行新罗、日本、流求、大食之属”。

image.png

  急着海淘荔枝的小手分布在从朝鲜到阿拉伯、从太平洋到印度洋的漫长海陆线上。当时汴京(今开封)的市场上既有小贩们托盘沿街叫卖的干果荔枝、龙眼,也有糖荔枝、荔枝膏、凉水荔枝膏、排蒸荔枝腰子(这得补成什么样!)等制成品。

  但是对于皇帝来说,干品显然很不过瘾,清代为了让皇宫中能吃到新鲜荔枝,发明了整株搬运法,将挂果荔枝整株连土移入大桶,装船运输。

  乾隆四十七年(1782)七月,福建巡抚进贡鲜荔枝100桶(株),共结果473个,从七月初二到七月十四,每天采摘、掉落和食用的荔枝都有明确登记。皇帝也只尝几个,其余的赏赐给妃嫔和王公贵族,每人只有一两个。

image.png

  你看为了吃口荔枝,古代的北方人操碎了心,而在大广州北宋开宝四年(971),南海主簿郑熊写完了《广中荔枝谱》,这是最早的一本荔枝专著,记录广州已有22个荔枝品种。

  此外当时还有一本可以当王炸的书:《增城荔枝谱》,说是记载了百余个品种,可惜没有流传下来(郑熊:“有什么办法奋斗在荔枝堆里,我也很为难啊”)

  那么郑熊自己是怎么吃荔枝的呢?他说在广州五年,当季时每天吃荔枝和饭份量各一半。不知道他会不会上火,也不知道如果那些皇帝见到他会怎么想?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