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除了娱乐还能成为政治工具?杨贵妃竟跟“叛军头子”快活跳舞?

  舞蹈除了娱乐还能成为政治工具?杨贵妃竟跟“叛军头子”快活跳舞?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盛唐时代,大名鼎鼎的长安城,有一种美妙的说法,叫做“八水长安”。由于李唐崛起,全世界的财富开始疯狂地跑到长安城,无论中国边界的疆域,还是高鼻梁、蓝眼睛的远方外国人,都把长安城当成了天然的淘金之地。他们就像赶集那样云集于此,随着日月消磨,这些声腔各异的外国人,也渐渐地变成“老西安”了。

  说到做生意、交朋友,华夏人与外邦人异曲同工,都非常在行。在谈起歌舞宴乐,公共交谊,那些外国人更是天生的高手。

  比如,风行一时的“燕乐”,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燕乐,是唐宫廷和权贵在宴饮交谊时所用。唐高祖时,已经掌握了前朝传下来的“燕乐”多达九部。

image.png

  有趣的是,善于征战的唐太宗随后破了高昌,迅速获得了“高昌乐”,足见,大唐燕乐的规模空前绝后。其中包括了:燕乐、清乐、高丽乐、天竺乐、西凉乐、疏勒乐、康国乐、安国乐、龟兹乐和高昌乐。显然,除了燕乐和清乐属于“中国土产”之外,其余的都是胡人的杰作。

  那些远来的“胡人”多用琵琶。琵琶声或长或短,或高或低,出闾入巷,处处飘荡。看来,胡人非常愿意人前打交道。

  盛唐时代,长安城里有很多杰出的青年音乐家,都是胡人血统。他们进宫廷,入士大夫之宅,走坊里之间,处处演奏、极为欢畅。

  长安人爱热闹,当然需要乐舞,即便满街筒子都跑来了异邦人,也会毫不怜惜地集体歌舞,哪怕深宅大院里的漂亮女性也不例外,她们早就成为社交主体,异邦的女性们唱着曲子,手挽手,臂联臂,在月下踩地为节,且蹈且舞,谓之踏歌。712年,长安城里的“上元节”,赶到正月十五日夜,皇城“安福门”大作灯会,宫人连袂踏歌,气氛极为热烈。

image.png

  唐太宗执政时,著名高僧——玄奘,从“宏福寺”移至“大慈恩寺”,沿途一直有太常卿所率乐舞团队随行演奏。除了唐政府的九部乐工敬送玄奘,长安县令和万年县令所带乐工也在敬送。总共有一千五百多辆车供乐工所乘,浩浩荡荡,声冲云霄。要知道,庞大的欢送队伍里就有远来长安的异域男女啊……

  赶到武则天临政时,长安城民间大兴“波寒胡戏”,无非是集体为舞,挥水相嬉。诸坊皆有此舞,长安人满怀激情,应鼓跳跃,有的甚至不畏天冷,竟裸体而蹈足。其实,所谓“波寒胡戏”源于康国,在北周时由龟兹传至中国,一旦流行长安,便具广场性和群众性。显然,男女狂欢根本就不分国界和语言了。

  有唐一代,歌舞盛行。所谓“软舞”,专指轻婉柔盈的舞蹈。所谓“健舞”,以力度速度大显刚劲敏捷而得名。软舞与健舞,当然是更多的外国男女唱主角了。

image.png

  唐玄宗时,康国献“胡旋女”,长安便有了“胡旋舞”。下属们见皇帝陛下那么迷恋“胡旋舞”,大面积的迎合之声,轰然跃起。对于这种“胡旋舞”,安禄山使劲儿跳,杨贵妃也使劲儿跳。这两个明星人物,居然有胆量,在唐玄宗跟前一块儿跳舞,那种共同欢乐的气氛,感染了每一位在场的人士。想想,的确吓人吧?谁不知道,安山、史思明,个个儿都善于伪装自己,很快就变成赤裸裸的“叛军头子“了。

  别忘了,安禄山属于“栗特人”,他甚至喜欢跳“单舞”,尽管自己体重320斤、大腹便便,却能在唐玄宗面前仍能迅疾如风。看来,舞蹈早就变成看不见的政治工具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