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本纪是什么?《史记》为什么会缺失武帝本纪?

  武帝本纪是什么?《史记》为什么会缺失武帝本纪?接下来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给大家一个参考。

  《史记》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其时间跨度约有3000多年,从上古皇帝时期一直记载到了汉武帝太初四年。可以说是一部学历史的人必读的传体史书。不过比较奇怪的一点是,《史记》中并没有《武帝本纪》,《史记·孝武本纪》本非是《史记》中真正的内容,传闻《史记》的原稿有遗漏10偏左右,而《武帝本纪》便是其中之一。为什么有关汉武帝如此重要的纪实会消失不见呢?

image.png

  史记·孝武本纪是后人截取《史记·封禅书》并在开头补写六十字而成,以补所缺的《史记·今上本纪》。这段文字记载了汉武帝即位后四十余年间的祭祀天地山川鬼神的活动。

  这篇本纪中以汉武帝为中心,围绕在他周围的是李少君、齐人少翁、栾大和公孙卿等方士。作者对这些方士以方术行骗的描述,极为生动曲折,从而深刻地讽刺了武帝希冀鬼神赐福、追求长生不老的荒诞和愚昧。这些方士或以魔术手法眩人眼目,或以动听言辞故弄玄虚;而武帝对方士却是深信不疑,或尊之礼之,或封之赏之,并且言听计从;而结局却是方术无一灵验。武帝屡屡受骗,却始终不能醒悟自拔,仍然执着地“羁靡弗绝,冀遇其真”。这些描述不仅嘲讽了方士的伪诈和武帝的愚昧,也揭示了方士行骗能够得逞于一时,正是武帝对鬼神方术的耽迷给他们创造了条件。

  司马迁,字子长,夏阳(今陕西韩城南)人,西汉著名史学家、散文家,被后世誉为“太史公”、“历史之父”。

  说司马迁,就不得不说他的代表作《史记》。《史记》是中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位列二十四史之首,鲁迅先生赞其曰“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现在通行的《史记》包括十二本纪、三十世家、七十列传、十表(大事年表)、八书,共130篇,526500余字。但是,班固在《汉书·司马迁传》中明确记载,《史记》在流传过程中有遗失,原稿缺少了10篇。

  三国魏张晏则进一步指出,《史记》中失传的10篇分别是:《景帝本纪》、《武帝本纪》、《礼书》、《乐书》、《律书》、《汉兴以来将相年表》、《日者列传》、《三王世家》、《龟策列传》、《傅靳列传》。

image.png

  虽然,大多数后代史学家不同意张晏的说法,但有两点是确凿无疑的:其一,《史记》在流传过程中确实遗失了10篇;其二,这10篇中包括了最重要的《武帝本纪》,原名为《今上本纪》。

  现今流传的130篇《史记》,其中有少数篇章并非司马迁原笔,而是后人的补作。比如,汉元帝、成帝时的博士褚少孙就曾补写过《史记》,今本《史记》中“褚先生曰”就是他的补作。

  也许,各位读者会有疑问,《史记》中明明有一章为《孝武本纪》啊,怎么能说遗失了呢?其实,我们如今读到的《史记·孝武本纪》,并非真正的《汉武帝本纪》,而是在原本“丢失”以后,从《史记·封禅书》中截取的一部分,冒名为《孝武本纪》。所以,这个所谓的《史记·孝武本纪》,只是记载了汉武帝即位后四十余年间的祭祀天地山川鬼神的活动,别无其他。

  史官修史,时代相隔越近,史料也就越充分,记载也就越详实, 真实性自然也就越强。汉武帝是君,司马迁是臣,二人同处一个时代,曾多年朝夕相处,对于汉武帝其人其事,没有任何一个史官比司马迁更了解。所以,《武帝本纪》的史学价值非同小可,如果流传至今,必定是后人了解汉武帝的一个最重要途径。

  但是,偏偏是这篇最重要的《武帝本纪》“丢失”了,试问,这其中又有何玄机呢?

image.png

  史学界普遍认为,很可能是因为原本的《武帝本纪》中,有对汉武帝的太多不逊之词,甚至是非常深刻而赤裸的无情揭露。因为,作为史官,司马迁向来不乏骨鲠之气,这就是他的性格和操守。

  比如,卫青霍去病都是西汉时期最声名显赫的抗匈英雄,同时也是司马迁同时代的人,三人曾同朝为官。但是,司马迁却将此二人双双列入《佞幸列传》。何为“佞幸”?即以谄媚得到君主宠幸的人,或以男色事君的人(即男宠)。皇帝眼中的宠臣,世人心中的影响,司马迁却遵从本心,给出了截然不同的评价。当然,这种评价未必中肯,但是,至少说明司马迁不畏强权,敢于表明态度。

  更难得的是,司马迁不仅敢于批评王侯将相,甚至敢揭露开国皇帝刘邦的种种丑态。

  在《史记》中,司马迁曾多次抨击了汉高祖刘邦的流氓气质和小人之举。比如,在《史记·卷九十五·樊郦滕灌列传第三十五》中,司马迁写出,在刘邦逃难之际,为了让马跑得更快一些,曾多次把儿子刘盈和女儿刘乐扔出马车。另外,司马迁又在《史记·项羽本纪》中记载,当项羽以刘太公性命要挟刘邦投降时,刘邦竟然回答说:“我的父亲就是你的父亲,你如果要杀他,别忘了分我一杯羹!”

image.png

  毫无疑问,这些记载对刘邦是十分不利的。但是,司马迁仍坚持“秉笔直言”。

  如果说,司马迁对刘邦只是存在偏见,那么,他对汉武帝则是有着彻骨的仇恨。众所周知,司马迁曾因替降将李陵求情,被汉武帝处以腐刑。对古代的士大夫来说,受腐刑比死更屈辱,司马迁之所以甘愿受辱苟活,完全是为了完成父亲遗愿,修完《史记》。

  司马迁只是仗义执言,并未犯有实质性大错而受腐刑屈辱,他必然是怨恨汉武帝的。另外,司马迁是主和派,注重发展经济,汉武帝是主战派,注重开疆拓土,二人在政见上也南辕北辙。司马迁尤其看不惯汉武帝的刚愎自用和好大喜功,从《史记》的其他章节中已经透露出他对汉武帝的这种态度。所以,在原版的《武帝本纪》中,司马迁对汉武帝必然有更彻底、更赤裸的揭露。这或许才是《史记·武帝本纪》失传的真实原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