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你知道这句诗的作者是谁吗?

  嗨又和大家见面了,今天趣历史小编带来了一篇关于鱼玄机的文章,希望你们喜欢。

  永恒的美,例如浩瀚宇宙中璀璨的星河,每一颗都在自顾自的转动,散发着需要几亿光年才能传到眼中的光芒;短暂的美,例如窗台上那株洁白的昙花,熬过漫漫长夜,目不转睛的盯着才能一睹盛开的芳华。

  自打鱼幼微成为温庭筠的学生,时常正大光明的跑到先生家,久而久之也就熟悉了家里的陈设,如那一方前朝的紫檀桌椅,如那一排有价无市的珍贵古籍,还有那一株摆在窗台、却好似从不开放的昙花。

  年纪十四岁的鱼幼微,听过父亲讲“昙花一现”的美丽,却还没有真的见到过昙花盛开。已是深夜了,不见花开誓不罢休的鱼幼微,可算是找到借口,赖在温庭筠家里不走了。

  温庭筠何许人也?那可是“花间派”的开山鼻祖,即便是最平常的事物,经他的笔写下来,那也是艳丽无比;即便是那些迟暮的美人,他也能写出雍容华贵的姿态——文如其人,他也是个十足的风流子弟。

image.png

  遇见的偏偏是鱼幼微,一个令他心生爱慕、却不能产生情感的小丫头,何况还有“师生”的名分?宠爱的目光,从未在鱼幼微身上离开片刻。温庭筠也搬起了紫檀椅子,坐在窗前,吹着徐徐而来的夜风,陪鱼幼微等待花开。夜渐渐深了,风渐渐凉了。年纪尚小的鱼幼微抵挡不住困倦,轻靠在温庭筠的肩头……

  《赠邻女》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枕上浅垂泪,花间暗断肠。

  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image.png

  懵懂无知的少女,终究不适合一个纵情放歌的浪子。等过那一夜的花开后,温庭筠骑着一批快马,离开了长安城。站在城门前的鱼幼微,尚不知一次离别,究竟代表着什么。她明亮的眼眸,望着那个渐渐消失在视线尽头的背影。

  一晃,也不知道过了几个春秋。

  当少女长大,失去了那份无知,晓得有些人是等不会来的,也就到了该嫁为人妇的年纪。

  一顶花轿,停在了鱼幼微的家门前。听父亲说,即将要迎娶自己的人,乃是个名门之后——搁一般的小姑娘,早就喜上眉梢、满怀期待了,可鱼幼微不一样,她心里始终是放不下某个人的。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代才女鱼幼微,终究是嫁给了他人。新婚之夜,鱼幼微见到了自己的丈夫——李亿。这也是她人生走向灰暗深渊的转折点。

  常言道:只羡鸳鸯不羡仙。

  现代人总是爱慕那种恒久远的爱情,殊不知,鸳鸯是“一夫多妻”的动物——细细想来,这或许才是如今男同胞羡慕鸳鸯的原因。

image.png

  回到大唐,那时的法律可没规定“一夫一妻”;正相反,男人总要三妻四妾才有牌面。李亿是迎娶了鱼幼微,可人家早有明媒正娶的妻子,无奈鱼幼微只好做了小妾。任何能娶到才女鱼幼微的男人,都是祖坟冒青烟,八辈子修来的福分,李亿也不例外,婚后对鱼幼微是百般宠爱。

  如同所有女人喜欢看的“后宫剧”,李亿的原配夫人可不高兴了,整日见到丈夫和鱼幼微腻歪,心里的醋坛子变成了大洪水,非要淹没天地,至少也要淹死鱼幼微。于是,在原配的手段下,鱼幼微被赶出了家门,成了被李亿抛弃的小妾。

  无辜的鱼幼微,假意的拂去眼角的泪水,写下了一篇《赠邻女》,当做是这段婚姻的结束语。哀莫大于心死。心已死的鱼幼微,转身便投入了道馆,做了那“鱼玄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