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杨”真的能守边疆?宋朝为什么要在边疆地区种树?

  “小白杨”真的能守边疆?宋朝为什么要在边疆地区种树?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

  今天,很多人都会唱《小白杨》这首歌:“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根儿深,干儿壮,守望着北疆……小白杨、小白杨,它长我也长,同我一起守边防……”丢开这歌背后感人的故事,一些人可能认为这是一种人格化的比喻,小白杨是不可能同人一样守边防的。然而,我们要说的是,在我国古代,树确实和人一样守过边防,而且取得了成功。

  让我们首先从蒙恬将军说起,《史记》说,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派大将蒙恬修筑长城,起于临洮,止于辽东,绵延万里,始有“万里长城”之说。这个万里长城上有什么呢?绝对不单单是今天还能看到的一条老长老长的防御线,以及守卫着它的士兵。在这条边境线上,应该还有树的,而且后来有了不少树。

image.png

  公元前218年,蒙恬将军率30万大军向河套地区征伐,势如破竹,一举收复了河套南北广大地区,设置34个县(一说44个县)。今天,人们已经很难说清这些县的具体位置了,只能给出大概的地理方位,即以内蒙古鄂尔多斯、包头、巴彦淖尔这些地方为中心,沿黄河东西两翼展开的。秦军在这些地方种没种树,史籍没有告诉我们,但有意思的是,这些地方后来出现了很多与树相关的地名,比方说至今仍然叫着的榆林、榆中等。

  不能忽略这些地名的,它告诉人们的不仅仅是历史的信息。我们就从榆林、榆中这两个地名说起吧。榆林是陕西省下辖地级市,榆林,古称“上郡”,始于春秋战国,兴于明清,明朝九边重镇“延绥镇“(又称榆林镇)驻地。榆中是甘肃省兰州市辖县。据说,这个地方与蒙恬有关,当年蒙将军“以河为境,垒石为城,树榆为塞”,其后有了榆中这个名字。2018年,这里还修了一座蒙恬像成为当地文化地标性建筑。

image.png

  树的名字能被这么悠久地流传下来,至少能说明当年这些地方的树应该是不少的,所以才被叫成了地名。有据可查的是,在蒙恬将军设置的34个或者44个县里,有来还出现了榆林关、榆林郡这样的“大地方”。榆林关又称榆关。隋开皇三年 (583) 置,在今内蒙古准格尔旗东北黄河西岸。隋末废。唐贞观十三年 (639) 复置,后又废。榆林郡,隋大业三年(607年)改胜州置,辖榆林、富昌、金河3县,治所在榆林(内蒙准格尔旗二十连城乡所在地黄河南岸的台地上)。

  可以看得出来,这些叫“榆”的地方,是有很多榆树的,但这些榆树是怎么来的,历史似乎只给了我们一些“微弱”的答案。公元前127年,汉朝收复了“河南地”,卫青奉命“复缮故秦时蒙恬所为塞”。在今内蒙古准格尔旗及陕西神木、榆林诸县之北的榆溪故塞,卫青不但修复了那里的长城,还有长城沿线“广长榆”,把旧日通过大规模种植榆树所形成的一道边塞加长加广,大大增强了汉军在这一地区的防御能力。

image.png

  虽然不是十分明显,但人们已经能够看到当时树在边疆的作用和意义了。榆溪故塞,亦称榆林塞。据说,这个地方也是蒙恬北取今河套地后,以“树榆为塞”而名的。《史记·卫将军列传》还说,汉武帝时卫青再取河套,军行“按榆溪旧塞”。取得战争的胜利后,卫青将军在这里大面积地种树,当然不是为了我们今天所说的绿化了。在这里,树分明能同人一样“守边疆”了,但多年以来,一直被忽视着。

  真正对树的“守边”作用,记载比较详细的是宋代的史籍。宋朝因为定都河南,在北方的防线上基本无险可守,为此,宋太祖赵匡胤在政权建立之初,就号召百姓在全国尤其是在边疆广种树木,还给了老百姓不少优惠政策。他还多次专门下诏,要求全民植树、护树,有《令佐劝民栽种诏》、《沿河州县课民种榆柳及所宜之木诏》、《禁斫伐桑枣诏》等等。

image.png

  对此,宋代史学家王明清在《挥麈后录》中说:“于瓦桥一带南北分界之所专植榆柳,中通一径,仅能容一骑。”瓦桥关在今河北雄县西南一带,地势平坦,没什么险要可守,契丹兵骑常常出入于此,显然,这里的“防御林”已经起到了军事的作用。

  把话说得更直白的是宋真宗。当时,他命人规划绘制出了《北面榆柳图》,后来作为军事防御林的总规划全面打造,《宋会要辑稿》记述了他防御林的看法:“此可代鹿角也。”鹿角是一种守城武器,又分防步兵或骑兵的。第一种是将许多尖锐而坚固的树枝或树干捆绑在一起而成,因形状像鹿角而得名,亦称拒鹿角;第二种就是把圆木削尖,并交叉固定在一起以阻止骑兵进攻,可以活动,也称拒马。

image.png

  这是“防御林”在宋朝皇帝心中的位置,确有军事的意味和作用。另据《续资治通鉴长篇》记载,至宋仁宗时,朝廷又命“自保州以西无塘水处,广植林木,异时以限敌马。”可见,当时植树植下的不仅是树,还有“兵”,树以固定的姿态众多地站立在一起,或多或少地完成了“兵”的使命。分明地,宋朝的边疆已经做到了林木皆兵。

  也许,我们这么说,大家觉得有些“古怪”。事实是,少马的宋军不利于在平原地区与与北方少数民族契丹作战,而在边疆广种树木,则有可能把平原作战变成丛林作战,胜算的机率也就会大一些。军队的装备和习性以及所外的地域,在很大程度上会决定这支军队在战争中的胜败,北方游牧民族的骑兵一旦进入平原地区就会难以阻挡,分明地,这时候树的躯干比人的身躯更管用。

image.png

  这么一说,边疆的树实际也是战时的“军人”,而大家所唱“小白杨和我一起守边防”艺术家们诗意化的畅想和表达,更确切地说应该是对事物本质的还原。但是,历史总是很有意思,让树还原树之本质之人也是一个军人,他就是人们都非常崇敬的左宗棠,他“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让树真正变成了树,更多担负起了绿化与防风固沙的作用。因此,左宗棠也被称为“西北绿化第一人”。历史,由2000多年的秦汉至晚清,用漫长的时光划了一个漂亮的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