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家”才能“治国”!看一看先周时期兄弟联合执政的国家是怎么样的?

  很多人都不了解兄弟联合执政会是怎么样子?接下来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欣赏。

  《左传》给了我们另一个文王之子的名单:管、蔡、郕、霍、鲁、卫、毛、聃、郜、雍、曹、滕、毕、原、酆、郇,加上老大伯邑考与老二周武王,那么周文王有记录的儿子应该是十八人。《左传》这个名单应该最为可靠,排列顺序应该是按照年龄长幼,所以应该包括了文王嫡子和庶子,那么相较《史记》,文王的十个嫡子按长幼应该是伯邑考、武王发、管叔鲜、蔡叔度、郕(成)叔武、霍叔处、鲁周公旦、卫康叔封、聃(冉)叔载和曹叔振铎。

  除了十八个儿子,文王还有两个弟弟:虢仲和虢叔。过去一般说两人分别封于西虢(今陕西宝鸡)与东虢(今河南三门峡),但这难以解释为何兄弟国名一样,其实虢仲与虢叔在当时应该一起封于西虢,类似太伯与仲雍被一起封于吴(虞)国。之后文王的三子叔鲜、四子叔度也一起被封于蔡(后来叔鲜另封于管),所以《国语》说周文王“孝友二虢,而惠慈二蔡,刑于大姒,比于诸弟”,意思是文王能够团结兄弟、关爱儿子,并作为太姒和诸弟的表率。

  在商周宗族社会里,家庭是宗族的基础,所以要“齐家”才能“治国”。之后文王又开始广招贤才,《国语》说他“询于八虞,而谘于二虢,度于闳夭而谋于南宫,诹于蔡、原而访于辛、尹,重之以周、邵、毕、荣,忆宁百神,而柔和万民”,这里涉及的人物都是周文王在位时的重臣,其中有的可能晚至文王晚期才参与决策。比如周公旦是文王第七子,毕公高是文王第十五子,在文王“遵后稷、公刘之业,则古公、公季之法”之始可能还没出生。

image.png

  韦昭注《国语》认为“八虞”是周的八位虞官,包括伯达、伯括、仲突、仲忽、叔夜、叔夏、季随、季騧。但前文我们提到,这八人是太伯、仲雍的子辈。闳夭、南宫适与太颠、散宜生,被唐人颜师古称为“文王四友”,“友”在当时不是普通朋友,往往表示兄弟之情,四友大致都是姬姓疏族,后来南宫适建立曾国,他的后代自称“后稷玄孙”。据说太颠来奔时,“河出绿图,地出乘黄”。蔡公、原公、辛甲、尹佚都是当时史官,周公、毕公是文王儿子,召(邵)公也是姬姓疏族,只有荣公身份不明。

  辛甲其实就是有辛(莘)氏的国君,之前有莘氏与周文王联姻,双方的关系已经拉近了。但辛甲仍然侍奉商朝,等到商纣王即位时倒行逆施,辛甲劝谏纣王竟多达七十五次,意见仍未被采纳才去商奔周,并且担任周太史。他作了篇《虞人之箴》,那句有名的“茫茫禹迹,画为九州”就出自这篇文章。后来周公东征攻打东夷,辛甲提出“先易后难”的战略,先攻打较弱的九夷部落,最后才包抄实力最强的奄国。《封神演义》有辛甲、辛勉,后者是虚构的,前者才是真实人物。

  除了这些人之外,伯夷、叔齐也是慕名而来。伯夷、叔齐本是孤竹国(今河北卢龙)两位王子,他们的父亲在位时本来想立叔齐为君,父亲去世后叔齐却要推让长兄伯夷。伯夷认为父命难违,于是就逃跑了;而叔齐仍然不肯即位,也想逃跑。两人当时一商量,听说西伯昌尊老爱幼,我们兄弟何不去投奔?于是不远千里从河北跑到陕西,自然是被周文王奉为上宾。不过,这兄弟俩最终却与周人反目,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image.png

  投靠周文王的另外一个外族人物是鬻熊。与伯夷、叔齐一样,鬻熊的后代也不服周,但却一直闹了八百年——他就是楚人的先祖。《史记楚世家》里说“鬻熊子事文王”,对于这句话有三种解释:一是“子”是鬻熊的尊号,“鬻熊子事文王”就是鬻熊本人事文王;一是“子”是鬻熊的儿子,“鬻熊子事文王”就是鬻熊之子事文王;一是“子”是鬻熊像儿子,那么“鬻熊子事文王”就是鬻熊像儿子一样侍奉文王。

  这三种解释应该以第一种为佳,鬻熊在当时就是周文王的大臣。《楚世家》楚武王说“吾先鬻熊,文王之师也”,根据张正明《楚史》的观点,这个“师”应该是火师的意思。但很容易被解读为老师,或许楚武王本身想表达的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战国时期就出现了一本伪托鬻熊著作的《鬻子》,《列子》《新书》载录了其中几篇,全书已佚。其中有鬻熊与周文王、周武王的对话,但《楚世家》说鬻熊“蚤卒”,似乎没有活到周武王时代。

  随着近年出土楚简的释读,让我们对鬻熊有了新的认识。

  在荆州包山楚简、江陵望山楚简、新蔡葛陵楚简中,均提到楚国三位重要的先祖“三楚先”,即老童、祝融与鬻酓,同时在葛陵简中“鬻酓”又作“穴酓”。在传世文献中楚王为熊氏,出自鬻熊;而在考古发现里楚王均为酓氏,那么鬻酓即鬻熊,但穴酓在《史记楚世家》里是季连的孙子、鬻熊的祖先。不过,清华简《楚居》也说季连娶盘庚的孙女,生纟呈伯、远仲,之后就提到穴酓生“侸叔、丽季”,“丽季”当即《楚世家》鬻熊之子熊丽

image.png

  这样看来,穴熊、鬻熊确实是一个人物的分化,而且季连应该是商朝中期的人物,并非《楚世家》所说的虞夏时期人物。在《楚世家》中,楚国的先祖一直可以追溯到颛顼,颛顼的曾孙重黎被帝喾任命为祝融,但重黎在与共工作战中不力被处死。帝喾又以重黎之弟吴回继任祝融,吴回之子叫陆终,而季连就是陆终六子最小的一位。这明显表现战国时期对五帝的攀附,楚国早期记忆中的先祖应该只有老童(《楚世家》作卷章)、祝融和鬻熊。

  有趣的是,鬻熊还分化出一个“太子长琴”。在《山海经》里,颛顼生老童、老童生祝融、祝融生太子长琴,长琴发明了流行音乐。而在《吴越春秋》中,说楚琴氏随逢蒙学射箭,之后威震诸侯。那么,楚琴氏应该就是楚王的称号,正如熊氏来源于鬻熊。其实“琴”应该与“熊”一样,都是“酓”的误写。“酓”的本义是饮酒,与狗熊、古琴均无关系,有学者说楚国是“熊图腾”,这当然是犯了望文生义的错误。

  不过,以上这些人物虽然重要,但都不如即将出场的这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