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把秦始皇称作“千古一帝”, 而古代文人为何对他竟如此的“恶言相向”呢?

  秦始皇嬴政,接下来听听趣历史小编讲一讲他的一些故事。

  在历代咏史怀古诗歌中, 秦始皇经常以暴君形象出现, 他实施苛政、善用酷刑, 晚年还是个不务政事、寻仙求道的昏君, 很少有人能提到他一统六国的壮举伟绩。现代把秦始皇称作“千古一帝”, 而古代文人为何对他竟如此的“恶言相向”呢?

image.png

  司马迁《史记》的最早导向

  后代人们对秦始皇的感知首先来源于伟大的史学著作《史记》。司马迁在《史记》认为:“秦王怀贪鄙之心, 行自奋之智, 不信功臣, 不亲士民, 废王道, 立私权, 禁文书而酷刑法, 先诈力而后仁义, 以暴虐为天下始 。” (《史记·秦始皇本纪》) , 司马迁的《史记》是一部史学成就极高的巨著, 同时也是一部富有文学情调的的佳作, 因此也饱沾上了不少个人情感。司马迁借尉缭、侯生、卢生之口指责始皇, 实际是在表示自己乃至当时整个社会的看法。很明显, 司马迁的这一段评价, 对后人了解秦始皇, 甚至给整个咏史诗坛的吟咏定下了一个基调。

  后人读史了解秦汉, 无论是史官还是普通文人, 一般都会先去拜读司马迁《史记》, 司马迁的叙述和评价成为了古人了解秦始皇行为品德的主要来源, 从而使得后世之人形成了秦始皇暴虐的最初形象。再加上后人编史, 也多多少少参照了《史记》中的记载, 使这一形象更加坐实。超先生在《战国载记》中认为:“秦始皇宁为中国之雄, 求诸世界, 见亦罕矣。其武功焜耀众所共知不必论, 其政治所设施, 多有皋牢百代之概。”并认为秦始皇在武功上和创建制度的规模上都不失为盖世之雄主, 而其失败在于奢侈、专制、忌刻。这是现代的眼光和观点, 而汉代所撰成的史籍多叙述秦始皇的淫侈和暴虐。很多诗人因为种种原因, 为《史记》开始的倾向所诱导, 从而形成了秦始皇基本负面的这种现象。这是我们阅读古代咏史怀古诗所需留意的。

  文人写诗的政治需求

  诗人之所以吟咏秦始皇, 很多都不是因为精研历史有所发现或新见, 而是当时的政治需要。诗人为了借古讽今, 通过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寻仙求道、劳民伤财、苛政酷刑等方面的暴行, 来警示当政者要重用人才、勤政勤俭、宽容仁德。虽然秦始皇的作为有好有坏, 但为了达到更好的警示效果, 对负面行为的批判就更具影响力了。特别是秦始皇的人生经历和最后结局, 很能引起统治者的警惕。

image.png

  这些诗尤以一些朝代的后期为多, 文人欲以秦始皇的暴政、求仙、劳民等教训警醒当朝统治者。这也是为什么古人在读史后对秦始皇的评价褒贬不一, 但到了诗歌中, 却多是贬责了。如胡曾《咏史诗·阿房宫》:“新建阿房壁未干, 沛公兵已入长安。帝王苦竭生灵力, 大业沙崩固不难。” 许浑的 《途经秦始皇墓》:“龙盘虎踞树层层, 势入浮云亦是崩。一种青山秋草里, 路人唯拜汉文陵。”这些指责都有反思历史, 警示当今的意味。

  古代主流文化的强大影响

  秦朝重用法治, 儒家却重仁政。在秦灭后两千多年的历史中, 中原大陆一直处在儒家思想的浸润之下, 并随着皇权的加强, 思想越发体现出儒学腐败的一面来。自从汉朝以来, 儒学独大, 虽说统治者实施外儒内法的政策来安定社会, 但宣传的一直都是仁德教化。文人一般都以儒学为根本, 法治的严法酷刑不为他们所接受, 从而不会对秦这个以严刑立法著称的朝代有所好感。更有焚书坑儒的历史事件触动儒士自身的情感, 对秦始皇本人更是不会有什么称赞之语。

image.png

  这种少有称赞的形势随着时代愈见加深, 不过也不是每个人都受到了深刻影响。汉代刚开始推行“独尊儒术”的文化政策, 各家思想依然活跃, 比起往后的发展, 还是有些“百家争鸣”的社会风潮的。西汉前期的主父偃认为:“秦皇帝任战胜之威, 蚕食天下, 并吞战国, 海内为一, 功齐三代。”但东汉班固就批驳秦始皇残忍。唐代虽社会风气开放, 但李世民带头讽刺始皇, 以后肯定秦始皇的日见其少, 而更多的是作为亡国之君的典型例子, 肯定儒家思想而否定法家思想。王安石的《秦始皇》:“举世不读易, 但以刑名称。”清朝诗人周映清的《始皇冢》:“秦政昔乱纪, 刑杀如霆雷。”这些诗篇明显以儒家的治国之道来看秦始皇的政治统治, 意识形态意味非常清楚。

  显然, 秦始皇作为古代的君王, 其是非本身是一回事, 而文人在诗歌等文学作品中歌咏评骘的形象又是另一回事。这是我们在阅读分析古代文学作品时应该注意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