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拉·贝塔西和墨索里尼的最后一夜,她提出了什么要求?

  1945年4月24日上午,在纳粹驻意大利米兰领事馆里,一阵极为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往日在这里办公的德国人早已经消失得一个不剩,因此这个电话自然一直无人接听,而铃声却一直这样倔强地响着。终于,一个面带惊慌的意大利雇工从门外跑了进来,他抓起电话仓惶地吼道:“德国人都已经跑光了。”拨打电话的人正是意大利法西斯党党魁墨索里尼,此时的他感到脊背一阵发凉。“看来,真的是大势已去,我绝对不能在米兰坐以待毙”,墨索里尼暗中思忖着。第二天,墨索里尼便做出了一个生死攸关的决定。他一边用手指轻敲着军事地图,一边向身边仅存的几个忠心下属说道:“我们立即离开米兰,到科摩湖去,现在大家就去准备一下吧!”

image.png

  就在众人开始分头忙碌的时候,墨索里尼却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情妇——克拉拉·贝塔西。“也许,我该和她告个别。”在换上了一套法西斯民兵的军服后,墨索里尼便来到了克拉拉的住处。这是一个非常美艳的黑发女人,她此时正忙着收拾东西。克拉拉抬头看见党魁墨索里尼推门而入,便连忙起身,然后高兴地迎了上去,“党魁!”“亲爱的,我就要走了,你还是留下吧!他们不会对你怎样的。”墨索里尼有些动情地劝慰着克拉拉。克拉拉听后,沉默了一瞬,然后便说道:“党魁,我这儿有一个特殊的请求。无论怎样你要答应我,就让我和你一直在一起吧!”克拉拉柔弱而坚定地说道。墨索里尼沉默了片刻,随即叹了一口气道:“也好,那赶紧收拾吧!”当天晚上8点左右,墨索里尼把一支冲锋枪斜挎在胸前,然后向整装待发的车队下令道:“上车出发,目的地是瓦泰利内。”

  随后,一个由10辆汽车组成的车队,载着法西斯党魁墨索里尼和情妇克拉拉,以及一干亲信、家属驶出了院子,缓缓地向北方的科摩湖方向驶去。拂晓时分,墨索里尼的车队正行驶在科摩湖北面的公路上时,斜刺里却突然出现了一个车队。因为搞不清楚对方身份,墨索里尼谨慎地停下了他那辆罗密欧轿车。很快,对方车队渐渐驶近,墨索里尼终于看清了对方车上坐着的都是全副武装的纳粹士兵,不禁为此高兴异常。一名纳粹军官走下车,来到了墨索里尼的面前,道:“您好!领袖。”墨索里尼欣喜地说道:“你好!军官先生。我们正要去瓦泰利内,希望你们能听从我的指挥。”“对不起,领袖。我们奉命回国,不再准备打仗了。”法西斯党魁失望极了,身边车队的士气也变得更加颓然。然而在片刻之后,墨索里尼又像是抓住了什么,有些兴奋地说道:“那好!我们也到德国去,巴伐利亚。”

image.png

  两支车队就此重新编组,一起继续向前方驶去。有些心慌的墨索里尼抓住了一个行人,谨慎地向他问道:“这附近有游击队吗?”行人随口答道:“当然,而且到处都是。”墨索里尼听完变得更加害怕,赶紧加快了轿车的速度,向前方的装甲车前驶去,然后便跳出这台精美的罗密欧轿车,一头扎进了厚重的装甲车里。早上6点30分时,墨索里尼的车队来到东戈西边大约2公里处的穆索。可在他们前进方向的道路上,却出现了一个由巨大松木和铁丝网制成的路障。突然之间,路障后边一阵冲锋枪声震耳响起,而墨索里尼乘坐的装甲车也用了一梭子子弹进行还击。交火中,一发跳弹竟还将一位步行去东戈的老人瞬间就击倒在地。这时,墨索里尼的车队中忽然有人举起了代表投降的白旗,激烈的枪声终于骤然停止。路障的后边跳出了两名游击队员,而一名德军指挥官也朝他们迎了上去。

  游击队的指挥官是一个叫做贝利尼的年轻人,他奉命在此阻止一切敌人军队,这当然包括眼前的这支德军车队。而德军这名上前交涉的军官是奥托上尉,他却不准备要与这些意大利游击队过多纠缠,而是要抓紧一切时间返回德国国内。因此,狡猾的纳粹军官对贝利尼撒了一个谎:“我们双方最高统帅部有一个秘密协议,我们不攻击游击队,而你们也会让我们自由行动”。可贝利尼听完后却一直摇头:“我并不知道有这样的协议存在,更没有接到此类命令。”奥托上尉还要继续解释,贝利尼却又抢着威胁道:“你们现在都处于机枪和迫击炮的火力范围之内,况且我们还占据着有利地形。如果我一声令下,你们这些人都活不过一分钟。”

 image.png

  这时,贝利尼的副手拉扎罗也凑了过来,他在贝利尼耳畔小声说道:“队长,共有28辆德军卡车和一辆装甲车,上面几乎都满载着全副武装的纳粹士兵,每辆车上都装备有一挺重机枪。此外还有10辆装载着意大利百姓的车辆。”贝利尼一听,心中暗忖:“他妈的,真打起来可就要露馅了!”贝利尼急中生智,“上尉阁下,我想知道那些是什么人,你这个车队里有意大利人吧?”奥托上尉只得承认:“是有些意大利人,但是他们不是我负责,我只管这些德国士兵。你想怎么办呢?”贝利尼心中暗喜:“意大利人不能放行,德国人去东戈再接受检查吧!”奥托上尉默认了贝利尼的这一提议,转身回到了自己的车队里。

  此时,法西斯党魁墨索里尼正躲在一辆德国卡车的驾驶室里,用毯子裹着肩膀蜷缩在一起。当他听说自己就要被交给游击队处理时,竟被吓得浑身筛糠似的打起了寒颤。他下意识地竖起了大衣的领子,并把头上的钢盔尽量压低。可是,这番举动却被那位叫拉扎罗的游击队员发现了。拉扎罗觉得此人行迹十分可疑,而且其长相也有点熟悉。哦!很像是法西斯党魁墨索里尼。因此,他走上那辆卡车,伸手推了推那人的肩膀,道:"同志!"那人没有理睬拉扎罗,而身体却似乎颤抖了一下。于是,拉扎罗又一次推了他一下,然后突然大声喝道:"本尼托·墨索里尼!"那人终于有些不安地动了一下。拉扎罗见到这人的反应,终于确认自己没有认错,这人就是墨索里尼。此时,拉扎罗刚才高喊的那一声“墨索里尼”已经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游击队员们都已经快速地围拢了过来。拉扎罗摘掉了墨索里尼的头盔,一个秃顶便显露了出来。于是,这个把意大利人民推向苦难深渊的法西斯魔首,就这样被意大利游击队逮捕了。当然,同时被逮捕的还有墨索里尼的那位美艳情妇——克拉拉·贝塔西。

image.png

  后来,对于怎样处置墨索里尼,游击队员们却发生了不小的争执:有人主张应尽快将这个法西斯恶魔处死,而另一些人则要把他交给盟军。最终,一架手提机枪解决了这个问题,更是终止了这场争论。墨索里尼和他的情妇变成为两具冰冷的尸体。1945年4月29日,游击队将包括墨索里尼和克拉拉等15具尸体运到了米兰,并安置在罗雷托广场上示众。听闻了这个消息,整个米兰都已经沸腾了。暴怒的意大利人不断地向墨索里尼的尸体上扔着杂物,吐着吐沫。甚至还有些妇女还在法西斯魔首的尸身上撒尿泄愤。人们还在墨索里尼已经变得僵硬的手中,插进了一个国王节杖似的法兰西三角旗,这是为了讽刺他至死不忘那早已丢失了的权力。后来,墨索里尼和克拉拉等人的尸体又被愤怒的人群倒吊在广场附近的一个加油站旁。据说,当时墨索里尼的脑浆还在从头部右侧的伤口里不断渗出。而当美国军方赶到现场收尸时,竟还特意取走了一些墨索里尼的脑组织去化验,这样做的原因是想去鉴定一下看看,墨索里尼到底是不是一个法西斯疯子和精神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