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文帝死前为什么说“独孤误我”?独孤皇后做了什么?
趣历史 2019-06-23 15:14:22 朱贵儿 赵绰 窦荣定 杨爽

  隋文帝死前为什么说“独孤误我”?独孤皇后做了什么?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我们都知道隋朝杨坚篡夺了外孙周静帝宇文阐的皇位建立的,杨坚的文献皇后独孤伽罗,可以说是我国历史上非常著名的一位皇后,后人对她的评价非常高,是贤后的代表。那为什么隋文帝临终前直呼:独孤误我呢?这是为什么呢?

image.png

  东晋后,我国就出现了一个非常庞杂有力的权力集群——关陇集团,北朝时期,许多朝廷的发展和存在离不开这个集群。在这个集群里有一个代表姓氏就是独孤,我们常说有一门四后,但这个家族对历史的影响绝对超出唐初,有传说现代刘姓中实际上有一部分是出自独孤这个姓氏。不过,我们今天不是做姓氏源流考,甚至不是做小传,就是想拿出来独孤伽罗皇后的一些生活小事做一个历史切片,所以会有很多不对的地方,甚至立论都可能是错误的,但是谁在乎呢?

  首先想给大家传达的信息是,独孤伽罗皇后跟隋文帝杨坚成亲的时候,两个人都是少年。在成亲的时候,杨坚17岁,独孤14岁。这两位当时都是北周的官二代富二代,只不过杨坚的家族势力不小,独孤伽罗的背景更强,至于说婚后家族的势力消长,不在我们考虑之列。我们不知道两人在家庭生活中谁做主角,但从子女数量上来说,他们夫妻交流是相当多的。

  隋文帝皇后独孤伽罗是生活在中国南北朝至隋朝时期的一位杰出女性政治人物,为隋文帝朝政治系统核心人物。在皇后积极参与和协助下,隋文帝北御突厥南平陈朝,一统华夏,使得社会安定、国家富强,动荡分裂近四百年的南北双方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逐步融合发展,从而开了隋唐盛世。

  独孤伽罗不仅在政治作为上可圈可点,其本身也是一位具备鲜明个性的历史人物。她既有鲜卑女子的英气妩媚、大胆真率,又有汉家女儿的优雅聪慧、柔情体贴,隋文帝杨坚对其可谓言听计从、迷恋终生。

  夫妻俩五儿五女、一母同胞;同居共寝、并辇上朝;朝夕相伴,情深意长,六宫常年虚设。独孤伽罗皇后长期政场上的耳濡目染让她成为了天生的政治动物。在史书中有这么一段记载,周宣帝死后,杨坚面临着进退失据的尴尬局面,退则为权臣,挟幼帝令诸侯或许是一个稳当的选择,取而代之确实高收益但风险也不小。面对这种情况,杨坚犹豫了,还是独孤皇后的一席话彻底打消了杨坚的顾虑,“骑兽之势,必不得下”,关键时刻关键节点,能够看清大势,的确非常人所能。

  独孤伽罗皇后更明白人脉的重要,最能说明问题的例子就是高颎。高颎军政才能之强历史上都能数得上,作为开隋第一功臣,在北周摄政时期就坚定的支持杨坚,隋朝开国后,更立于朝堂十多年,把文帝时期的大隋搞得蒸蒸日上。这么一位高明的政治家,为什么会死心塌地的追随杨坚,除了杨坚本人出众的才能,我们还能看到背后独孤皇后的一瞥身影。高颎的父亲高宾曾是独孤皇后父亲独孤信的旧部,而杨坚和伽罗婚后,独孤始终和高宾保持着密切的来往。

image.png

  独孤伽罗皇后还是一位敢于直接表达自己政治态度的杰出人物。在隋朝建立之初,突厥已经发现在经贸上离不开大隋,努力寻求跟大隋贸易互通,在双方经济交流的过程中,有突厥商人曾拿出价值八百万的明珠利诱大隋,这时的幽州总管阴寿也觉得买下这些明珠献给皇后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得知这种情况后,独孤皇后很快就给出了反馈意见:“明珠很好,但非我所必须,而现在不少外族不断袭扰边疆,在边疆保卫国家的将士更需要用财物养家,不如把买明珠的钱发给边疆的将士”。

  据《隋书》记载,当时杨坚上朝的时候,伽罗是同辇而行的。为了避免群臣的闲话,伽罗没有出现在前朝,而是在后庭参与决策,让太监们随时通报朝堂上君臣研究的问题,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对,随时提出意见进行修正。伽罗还有效堵死了隋代后宫、外戚干政的路子。《隋书后妃传》中讲到,曾经有几个官员想向皇后献媚,把《周礼》拿出来说事,说按照以前的制度规定,大臣官员的妻子应该听命于皇后,并规劝她遵循古制。对这种事,伽罗态度鲜明的回答:“这种口子不能开,如果开这个口子,将来肯定会形成女人干政的局面”。在朝廷政治上,她坚决否决了自己家族掌握大权的可能。大家都知道,唐高宗时期,李治武则天一起上朝被称为“二圣临朝”,他们这个“二圣”是跟杨坚和伽罗偷学来的,在隋朝初年,文帝夫妇二人就已经被宫内的侍从称为“二圣”了。

  但是,我们随后发现有一个转折点,此后的伽罗突然变得善妒和疑神疑鬼起来,不但擅杀宫女,而且开始关心起大臣和儿子们的私生活,甚至刺探儿子的闺房中事,这时的伽罗好像变了一个人,再不是老道的政治家,而是一个婆妈泼辣的中老年妇女了。伽罗的改变开始于49岁那一年。杨坚在仁寿宫遇到了旧敌尉迟迥的孙女,看到貌美如花的青春美少女,杨坚就临幸了她。知道了这件事的伽罗彻底疯狂了,趁着杨坚上朝的时间,杀死了尉迟氏。这下把杨坚气得不轻,连侍卫都没有带,单人独骑从仁寿宫跑到了秦岭山中。最后还是在高熲和杨素的劝解下,杨坚才长叹一声,说出了“贵为天子,不得自由”的丧气话后才回到了后宫。这件事麻烦的是,不但杀了一个宫女,夫妻关系有了点裂痕,而且在伽罗和高颎之间埋下了一颗不定时炸弹。高颎熟悉军事计略百出,是开隋的第一功臣。在杨坚北周摄政的时候,反对势力极为强大,高颎是重要的从龙之臣,曾说出过不惜灭族也要帮助杨坚的话。后来,高颎为隋朝的政治、经济、军事各方面发展作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

  但他们的关系建立在伽罗一直默默布局的基础上,高颎的父亲高宾是独孤信的旧部,伽罗和高宾多有往来。高颎能够立于朝堂不败十多年,跟伽罗的关系密不可分。在平息这件阴杀宫女事件的过程中,当时杨坚曾经摆下酒席,宴请了高颎和杨素,君臣酒酣耳热之际,为了安慰杨坚,高颎曾说过皇后不过就是一个妇女这样的话。这句话传到了伽罗耳朵里,从此让她恨上了高颎。此后伽罗对高颎的评价开始走下坡路,时不时的诋毁一下,终于因为高颎反对废太子一事,把高颎赶出了大隋的朝堂。这是非常令人可惜的一个事件。更麻烦的是,每当王公大臣的妾室怀孕,伽罗总是力促文帝将他们罢官或削爵。更有甚者,伽罗开始关注儿子们的私生活,并且对私生活不检点的儿子要求越来越严苛,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废太子。虽然很多大臣反对,杨勇依然被废除了继承人的资格。

  就是因为这件事,隋文帝临终前直呼:独孤误我。

image.png

  在独孤皇后的建议下,隋文帝下旨册立了次子杨广为太子。杨广当上太子不久,独孤皇后就病逝了。睿智的母亲一死,杨广少了约束,无所顾忌,渐渐暴露了他好色,贪婪的本性。所以隋文帝才会说独孤皇后耽误了他的基业。要不是独孤皇后力荐,他也不会立杨广为东宫太子,只可惜为时已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