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姐妹花:中国史册上的叛党,被越南奉为民族英雄

  从秦朝开始到五代十国,越南北部曾接受中国的统治长达千余年时间,此后则作为附属国,又对中国称藩长达九百余年时间,无论怎样看,都跟中国有着牵扯不断的联系。由于所在的位置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中越之间对很多史实和人物的评价可谓大相径庭,其中对征氏姐妹到底是叛党还是民族英雄的争辩,便是非常典型的案例。

  那么,这征氏姐妹到底是什么人?她们为何能引起中越两国截然相反的评价?这一切,还是要从中原王朝对越南北部的征服及统治方式、效果谈起。

image.png

  征氏姐妹反抗汉朝的漫画

  先秦时期,越南北部被称为“雒越”,属于“百越”的一支,据传是炎帝农氏的后裔,由于文明开化较晚,当地人长期过着刀耕火种、茹毛饮血的原始生活。秦始皇兼并六国后,派将军任嚣、赵佗等人攻灭百越,并在岭南设立南海、桂林、象三郡,其中雒越故地便隶属于象郡。秦末天下大乱,赵佗割据三郡称王称帝,史称南越,立国近百年后(前204-前112年),最终被汉武帝所灭。

  汉武帝灭南越后,在其故地设立九个郡,其中在雒越故地设交趾、日南、九真三郡,尤以交趾郡的地位最重要。交趾盛产奇珍异宝,当地官员为讨好皇帝和权臣,常常对该地进行地毯式搜刮,渐渐地便激起当地人强烈的反抗。

image.png

  东汉交州七郡形势图

  与此同时,从内地迁来的汉族移民与土著间常因争地、风俗不同而产生冲突,而郡县官吏又往往袒护汉民,由此更加引起土著的不满。加上土著无拘无束、不沾王化,只肯服从部族首领,对朝廷、法律根本没有概念,但当地官吏却偏偏以中原法律来约束、惩罚他们,由此使得双方矛盾日积月累,越来越深。

  最终在东汉初年,越南北部爆发大规模的土著反叛事件,而其首领则是一对“姐妹花”,即征侧、征贰。征氏姐妹是交趾郡麊泠县人,父亲的身份是雒将,也即部族首领。征侧成人后,嫁给朱鸢县雒将子诗(一说诗索)为妻,而征氏姐妹之所以起兵造反,起因便是子诗遭到交趾太守苏定的处决。

  关于苏定为何要杀子诗,中越两国史书记载各异。按《后汉书》的说法,子诗是因为犯罪才被苏定处决的,属于明正典刑(“交趾太守苏定以法绳之,侧忿,故反。”见《后汉书·卷八十六》)。而按照越南史书的记载,苏定残杀子诗,才导致征氏姐妹起兵,属于施政苛暴(“太守苏定为政贪暴,杀其夫,乃与妹征贰举兵攻陷州治。”见《钦定越史通鉴纲目·前编》)。

image.png

  征氏姐妹起兵反汉漫画

  但不管孰是孰非,征氏姐妹因为子诗之死,加上当地土著郁积已久的反汉情绪,毅然于东汉建武十六年(公元40年)聚众起兵,一举攻克交趾府城,并残杀太守苏定等官吏。随后,九真、日南、合浦等郡的土著也纷纷举兵造反,并依附于征氏姐妹,汉朝在当地的六十多座城池一时间全部沦陷。

  征氏姐妹势力坐大后,征侧自立为王,并封妹妹征贰为大将。交趾刺史与周边的郡县畏惧于征氏姐妹,只能闭门自守,绝不敢出兵讨伐(“于是九真、日南、合浦蛮里皆应之,凡略六十五城,自立为王。交趾刺史及诸太守仅得自守。”引文同上)。

image.png

  伏波将军马援塑像

  光武帝闻讯后,一方面下令长沙、合浦、交趾等郡国准备战车、船只,建桥修路、储备粮草,一方面则加紧选派出征主将、征集军队平叛。最终,这项艰巨的任务落在名将马援的头上。在当时,岭南、交趾一带山险林密、道路崎岖,若从陆路出兵势必费时太久,而且很容易遭到叛军堵截。所以在建武十六年(公元40年),马援采取迂回进军的方式,经海路向交趾发动进攻。

  征氏姐妹听闻朝廷派兵讨伐后,将主要兵力都用于陆路防守,没想到马援却从海路杀过来,立时便慌了手脚。结果等到马援大军一到,便在浪泊战役中重创叛军,并迫使征氏姐妹逃窜。

  马援虽然重创叛军,但由于当地树林深密,一时间无法捕获征氏姐妹,于是通过拉拢、收买当地头人的方式,最终将她们抓获后斩杀,并把首级传递到洛阳庆功(“明年夏四月,援破交阯,斩徵侧、徵贰等,余皆降散。进击九真贼都阳等,破降之。”引文同上)。

image.png

  祭祀征氏姐妹的祠堂

  征侧、征贰虽然兵败被杀,并以“叛党”的身份在中原正史中被定了调,但在越南却被尊奉为民族英雄,成为该国反抗北方“压迫”的典范。直到今天,在越南各地仍有大量纪念二征的祠堂、庙宇和以她们命名的街道,譬如在河内四个市区中,有一个便叫做二征夫人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