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真实的孔子是什么样的?英俊?有武功?

  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探寻历史上真实的孔子

  孔子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圣人。而他鲜为人知的那些事,一旦说出来,很可能会把你震翻在地。

image.png

  (一)孔子的身世:野合婚姻的结晶

  孔子不仅是宋人之后,而且还与商纣王多少扯上点血缘关系,骨子里流淌着贵族的血脉。圣人出身果然不凡。

  据《孔子家语本姓解》记载:微子,是商纣王的同父异母哥哥。武王征服了殷国,封纣的儿子武庚于朝歌,让他奉行商汤的祭祀。后来武庚叛乱被平定,周公就命令微子启代替武庚为殷的后裔。封微子于宋国。微子启死后,其弟微仲即位,微仲即为孔子的先祖。

  孔子的出生也是一件有料的事情。《史记孔子世家》说:“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祷於尼丘得孔子。生而首上圩顶,故因名曰丘云。”

  孔子的父亲叔梁纥(叔梁是字,纥是名)当时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娶个十六岁的颜姓少女生了孔子,他们到尼丘山向神明祷告后而得孔子的。出生时头顶是凹下去的,所以就给他取名叫丘。(这里播报一个小插曲, 在一次《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主考官郎永淳将“圩顶”读作 xū dǐng,随后专家纠正为 yú dǐng)

  这在当时看起来不合于礼的“一树梨花压海棠”的野合婚姻,导致的结果就是圣人横空出世。

image.png

  (二)孔子身高与长相

  孔子的父亲叔梁纥“今其人身长十尺”。这条信息在《史记孔子世家》里得到了印证。孔子长九尺有六寸。人皆谓之“长人”而异之。(有人按西周尺码计算孔子身高约为1.89米或1.91米)老子身长儿高大,遗传基因功不可没啊。

  至于孔子的相貌,实在不敢恭维。太史公《史记》里有一段精彩的描写:

  郑国人有看见了就对子贡说:“东门有个人,他的额头像唐尧,脖子像皋陶,肩膀像郑子产,可是从腰部以下比禹短三寸,一副狼狈不堪、没精打采的样子,真像一条丧家狗。”子贡见面把原话如实地告诉了孔子。孔子高兴地说道:“他形容我的相貌,不一定对,但说我像条丧家狗,对极了!对极了。”

  (郑人或谓子贡曰:“东门有人,其颡似尧,其项类皋陶,其肩类子产,然自要以下不及禹三寸。累累若丧家之狗。”子贡以实告孔子。孔子欣然笑曰:“形状,末也。而谓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

  如前所述,脑袋顶上凹陷而前额凸起,而今又加上身材上下不成比例,相貌被如此丑化,孔子是不愿意承认的,但听到把自己周游列国的困顿窘境描述成累累若丧家之狗时,夫子却欣然笑纳了。

image.png

  (三)孔子武功高强

  读书人通常给人的大都是一副文质彬彬,手无缚鸡之力的印象。如果你认为孔子也是这个样子,那将大错特错,相反,夫子却是个武功了得的赳赳武夫!

  叔梁纥“今其人身长十尺,武力绝伦”,他与鲁国名将狄虒弥、孟氏家臣秦堇父合称“鲁国三虎将”。有“有力如虎者”(《左传襄公十年》),“以勇力闻于诸侯”等美誉(《孔子编年》)。如果把孔子和他的父亲,在武功方面作一比较的话,用一句“雏凤清于老凤声”则更为恰当。

  《列子》记载:“孔子劲,能招(扛举)国门之关。”孔子力大无比,一人能把闩城门的木杠举起来。

  据《礼记射义》载:孔子“射于瞿相之圃,观之如堵墙。”如果不是射箭技术如此高超,那能圈粉那么多!

  《论语》说“孔子弋不射宿。”孔子不射静止不动的宿鸟,其箭术超绝可见一斑。

  《淮南子》称:孔子“足蹑郊(狡)兔”。飞跑追逐野兔,简直是“马踏飞燕”的速度!

  《论语》谓门弟子曰:“吾何执?执御乎?执射乎?吾执御矣。”孔子驾车比射箭还擅长。

image.png

  孔子创立私学,教授学生“六艺”即礼、乐、射、御、书、数六门课程。其中射、御这两项就是学习作战本领,属于军事体育内容。

  以孔子诸多方面的武功技艺,若是参加今天的奥运会比赛,能否摘金夺银呢?其必曰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儿。

  正史上记载的孔子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英俊?有武功?

  (四)孔子也“绯闻”

  孔子周游列国期间来到卫国。当时卫国实际的掌权者是卫灵公的夫人南子。南子“美而淫”,名声不好,出于对孔子能力和品德的仰慕,便很恭敬地请孔子去与她会见。于是两人就联袂上演了“子见南子”这一传世精彩“绯闻”。

  “绯闻”最早记录在《论语雍也》篇: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孔子矢之曰:“予所不者,天厌之!天厌之!”老师去会见人家国君夫人,却惹怒了性格爽直率真的学生子路不高兴,搞得老师尴尬不说,甚至到了急于表白发毒誓澄清的份上。“我假若不对的话,上天一定厌弃我!上天一定厌弃我!”这一发誓,的确起到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奇效!读者探秘的浓厚兴趣一下子被激发起来。

image.png

  在《史记孔子世家》里,这段“绯闻”的戏份又增加了。灵公夫人有南子者,使人谓孔子曰:“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小君。寡小君原见。”孔子辞谢,不得已而见之。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珮玉声璆然。孔子曰:“吾乡为弗见,见之礼答焉。”

  这段文字,只是简单叙述孔子一再谢绝最后又不得已会见南子的无奈心情,而南子也是以礼相待,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言行。但问题是太史公添加的这些情节,用意在哪里呢?

  千百年来,对于这段“绯闻”的争论,历代学者大致从道德与政治两个方面费尽了口水,这一看似没有结束的笔墨官司,无疑给圣人的人生又涂抹了一层传奇色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